公告
2017年11月7日-2017年11月14日停电预告 2017年11月2日-2017年11月9日停电预告 2017年11月1日-2017年11月8日停电预告 关于征集2018年为民办实事项目建议的公开信 2017年10月26日-2017年11月3日停电预告
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正文
“校园直播”把孩子送进了 “楚门的世界”?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7-10-23 16:52:30  报料热线:86598222

  日前,微博大V “阿骀”称,儿子就读的学校收了家长100元,家长只需在手机上下载一个软件,输入账号密码就可观看孩子班级内的即时画面。几乎同时,网上又爆出兰州一小学80后教师通过网络直播课堂内容,一夜之间成为“网红”的消息。

  一时间,不少家长群都因为“校园直播”炸了锅,“学校到底该不该公开视频监控”这一话题被推上了微博热搜。有的家长认为公开视频监控,可以更好地了解孩子在学校里学习、生活的表现;有的家长则觉得无处不在的监控,等于把孩子送进了“楚门的世界”。我区的家长、学生、学校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呢?

  □ 记者 俞兢 张莉

  孩子吃饭、游戏都在眼皮底下

  130元一学期

  记者翻看“阿骀”的微博了解到,其儿子上初一,学校要求学生办理一个联通手机号,并预缴100元话费。用该号码登录相关App,就可以查看孩子考勤等情况,以及班级内的实时画面。“阿骀”称,自己是全班甚至全年级最后一个办理的,而且还是在儿子的主动“要求”之下。和“阿骀”的不情愿相比,我区市民陈女士则是在缴纳学费时,爽快地就把130元视频费交了。

  “宝宝,咱能不能不最后一个啊!”日前,市民陈女士在朋友圈晒出女儿在幼儿园吃饭的监控截图照片。画面里,陈女士的女儿在监控里独自一个人坐在幼儿园的餐桌前吃着饭,旁边一位保洁阿姨在打扫卫生。“别的小朋友都吃完跟老师出去散步了,只有我女儿还在慢吞吞地吃着饭。”陈女士笑着告诉记者。

  陈女士的女儿今年4岁,在市区一所私立双语幼儿园上小班,“孩子刚入园,家长肯定不放心,能在监控里看到孩子,知道她在干什么,感觉心里会踏实一点。退一步说,万一孩子出事,也有据可依。”

  2012年浙江温岭发生虐童事件后,给教室安装监控的呼声日益强烈,一些学校也因此成为“先行者”,在教室里安装了视频监控系统,实时记录孩子的学习、生活情况。记者采访发现,在常武地区不少幼儿园尤其是私立幼儿园,都可以让家长通过App观看孩子所在班级的实时监控视频。有的是在园时间都可以看,有的则只能在规定时段观看。

  超7成学生反感,过半家长不赞同

  不难发现,监控成了一些学校增强家长信任的重要手段,“全透明”的教育无疑增加了吸引生源的砝码。日前,本报记者就相关问题在网络上进行了问卷调查,受访的148名家长中,47.3%的家长赞成通过班级摄像头查看孩子在校的实时情况;超过一半的家长不赞成,认为孩子也有隐私,需要信任,作为家长不应过多干涉。

  高一学生家长翁女士表示,不愿意时时刻刻盯着孩子。“除非女儿生病了,或许我会想看看她上课时能否坚持得住,但这是很偶然的情况。”翁女士认为,自家孩子是什么情况、上课能否专心,家长应该都是心中有数的,没必要通过视频来了解,“我好好完成我的工作,孩子好好学习,大家各自干该干的事。”

  六年级学生家长陈女士则笑言,看了视频也没什么用。“视频监控也不能看近景,就算看到小朋友老老实实坐在座位上,也无法阻止他思想神游。”她认为,小朋友也是有隐私权的,不应该被监视。至于追逐打闹、磕磕碰碰之类的事,这是孩子成长过程中必须经历的,他们应该通过教训学会如何注意安全,如何处理人际关系,家长没必要过分紧张,甚至通过视频监控来干预。

  对此,孩子们是怎么想的呢?从问卷调查结果来看,有7成学生都对此表示反感,称被家长监视的感觉很糟糕。

  已经上大学的王同学告诉记者,对于班级监控,她有着挥之不去的阴影。“初中时,视频里的我正在语文课上‘认真’地画着素描,结果引得哄堂大笑。回到家,我妈把我狠打了一顿。”

  初三男生天天则直言,如果把自己每天置于摄像头之下,他会觉得这件事“太荒唐了”,“这明显侵犯了我们的隐私,而且我们也会觉得很烦,根本不会有任何正面作用。如果学生真的不想学,哪怕天天坐在座位上看书,也还是学不进去的。”天天说。

  我区中小学教室监控开放有尺度

  记者走访区教育部门以及多所学校了解到,随着信息化手段在学校课堂教学和校园管理中的应用,监控摄像头在我区的不少大中小学校园内已经普遍使用。但在具体的使用和开放方面,学校有着自己的尺度。

  作为标准考场的前黄高级中学,每间教室都装有监控系统,学生在校期间全部开放,但也仅作为学校管理的辅助手段。该校一位老师告诉记者,平时学校和老师不会实时察看,只有教室里发生一些小矛盾、彼此争执不下时,老师才会带着学生去监控室一起还原事实,“学生和老师都知道监控开放,但大家对于这一点并不排斥,也很少会调用监控。”

  洛阳初中的每间教室也都装有监控系统,虽然平时也都开着,但几乎没有派过用场。“主要还是用来维护校园安全,毕竟现在教学设备都很先进,价格也不便宜。”该校一位老师表示,至今还没有碰到过家长主动要求来察看教室监控视频的情况。

  我区某中学一位老师表示,校领导有时会通过视频监控抽查老师教学和班级管理的情况。但从记者了解的情况来看,目前我区中小学还没有将视频向家长开放。相比之下,小学教室内安装监控视频的情况不多,仅在走廊、大厅、校门口、食堂等位置安装监控系统。各校均对教室监控向家长和社会开放持谨慎态度。

  运动会开幕式直播、学校学生文艺汇演直播、学生毕业典礼直播……采访中记者发现,不同于教室监控开放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一些学校有选择地利用媒介新手段直播的方式,更受家长追捧。今年6月,清英外国语学校的“童话节”汇演采用了视频同步直播的方式,很多家长通过手机观看了演出。“直播让我们家长多了一个机会,亲眼看到孩子在活动中的表现。”回想起儿子的汇演直播,市民周女士仍然兴奋不已。因为在外出差,她当天无法到现场看儿子上台表演,但通过手机直播,她第一时间看到了孩子的表现。据了解,像这样有选择性的大型活动直播,越来越受到学校和家长的欢迎。

  教室监控家长随时看并非良策

  电影《楚门的世界》中,主人公楚门是被电视制作公司收养的一名婴儿,他生活在一座巨大的摄影棚里。每一秒都有上千部摄像机对着他,每时每刻全世界都在注视着他,而他只是一个不自知的真人秀超级明星。“我相信谁都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成为‘楚门’。”采访中,一位家长这样说道。

  “教室监控开放,对家长、学生、老师来说,都会造成心理上的焦虑。”武进区未成年人成长指导中心副主任张良认为,教室监控开放,家长想要观看的欲望会非常强烈。家长会过度关注孩子的在校行为,放大细节,并与别人家的孩子比较,从而增加育儿焦虑。同时,会增加孩子的成长焦虑。家长观看视频后,难免对孩子进行再教育,将本该属于学校教育的内容延伸至家庭教育中,破坏了孩子成长的自主空间。此外,还会增加老师的工作焦虑。家长可以任意观看课堂实录,不同于教师同行之间的教学研讨观摩,老师会有被监视的感觉,该说的不敢说,该管的不敢管,而没有批评惩戒的教育是不完整的教育。当老师在学生面前变得小心翼翼,吃亏的只能是孩子。

  江苏铭天律师事务所律师张鋆表示,目前,我国对教室内安装摄像头暂无明确的法律规定,但课堂内录制了有关孩子的隐私内容,是不能随便播放的,必须经过当事人的同意。

“校园直播”把孩子送进了 “楚门的世界”?

责编: jiangcaiting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商业服务 | 申请友情链接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