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2017年9月17日-2017年9月23日停电预告 2017年9月14日-2017年9月21日停电预告 关于在全区试鸣人民防空警报信号的公告 水上舞台9月15日“江南唱雅”锡剧戏迷票友专场演出(二) 2017年9月12日-2017年9月20日停电预告
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正文
为产妇孩童,开一扇生门
来源: 作者:何克来 日期:2017-09-12 11:14:50  报料热线:86598222

  □ 记者 何克来

  8月31日,陕西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一名产妇在待产时从医院五楼坠亡。事后,医院与家属就产妇死因各执一词。家属称产妇坠亡前曾两次走出病房要求医生为其剖腹产,在家属同意的情况下遭到院方拒绝。涉事院方则表示,当时拒绝剖宫产的不是医生,而是产妇家属。

  近日,记者走访我区各大医院,穿梭于产科病房中,目睹欢笑、啼哭与托付,直击冲突、拥抱与感动。这一刻,人类无比伟大,却又无比弱小。发达的现代医学与依然存在的产妇死亡率,产妇作为人的权利与作为“生育机器”的悲剧,必经的痛楚危险与缺失的关怀保障……这一扇生门,需要你我,通力而开。

  决策之争:

  生死大权系于何人之手?

  一位产妇殒命,涉及医院与家属的争执经久不息。榆林事件之后,生产过程中由谁签字、由谁决策,到底是要顺产还是剖宫产,再次成为公众争论的焦点。

  《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中明确规定了“双签”的原则,即必须征得患者本人同意,且取得家属或关系人同意并签字。当患者本人意见无法取得时,决定权就转移到了亲属手中;如果既无法取得患者本人意见又无亲属在场,医疗机构有权根据实际情况进行操作。

  “规定”寥寥几句,现实情况显然复杂。如榆林事件中,产妇、家属、医院几方博弈,决定权的归属已成罗生门。对于产妇和家属来说,唯有对各种情况都预先了解,做好充分准备。

  顺产还是剖宫产?在日常工作中,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产科主任胥红斌也经常碰到这样的难题,“有产妇和家属不顾实际状况一味坚持顺产,也有长辈选定一个‘良辰吉日’硬要进行剖宫产。”对此,胥红斌表示,医生会征求产妇及其主要亲属的意见,但真正决定最后生产方式的,应该是产妇和胎儿面临的实际情况,其中包括产妇产道的情况、胎儿的情况、产力(阵痛)、精神心理因素等。他告诉记者,对于各项指标良好的产妇来说,建议尽量顺产;出现相对手术指征、顺产又不顺利的,再行剖宫产;对于那些不具备顺产条件也就是绝对手术指征人群,则必须进行剖宫产。

  剖宫产在其诞生伊始,仅仅是针对不能顺产情况的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补救措施。由于诸多历史原因,我国剖宫产率曾高居世界首位。随着认识的加深、医疗卫生服务能力的提升,剖宫产率有所下降,有向自然分娩回归的趋势。

  胥红斌表示,顺产恢复快、剖宫产恢复慢并影响下一胎生产,这些已经成为常识。然而,选择顺产并不代表要硬扛疼痛;拒绝疼痛,也并不等同于只能剖宫产一条道走到底。由美国西北大学芬堡医学院发起的“无痛分娩中国行”中就提出,通过推行安全、有效的椎管内分娩镇痛,来改变中国高剖宫产率的现状,而不是依靠产妇强忍阵痛坚持顺产。

  分娩之痛:

  无痛分娩普及的现实难题

  顺产之痛,是未经历过的人无法想象的。医学上将疼痛分为1—10级,而阵痛正是10级,其程度仅次于肾绞痛和烧伤灼痛(深度大面积)。与顺产产妇面临的剧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人对于疼痛的暧昧态度。“长期以来存在对于止痛的忽视,对于现代止痛药物和手段更有着强烈抵触。”阳湖二院疼痛科、麻醉科主任邹志清表示。

  据新华网报道,2004年,中国无痛分娩率不到1%,而在美国,早在2000年就已超过60%。事实上,时至今日,还有很多产妇对无痛分娩一无所知或所知甚少。

  所谓无痛分娩,也叫产程镇痛,通行做法是硬膜外镇痛。麻醉师将脊椎穿刺针插入产妇的硬膜外腔,通过导管连接镇痛泵,视疼痛级别控制调整麻醉用量。“无痛分娩所用的麻醉药浓度很低,是普通手术麻醉浓度的1/5,对正常的宫缩进程、产程长度完全没有影响,更不会影响婴儿的智力与产妇的运动功能。”邹志清说。

  舒适产房、团队医疗、快速分娩,所有有创检查包括分娩过程都达到无痛舒适化,才是现代产科的应有之义。无痛分娩能显著减轻产妇的疼痛感,也能大大降低婴儿在出生过程中缺氧的可能性,提高顺产成功率。“6.8%的产妇还能感受到3级疼痛,90%以上则表示完全满意。”邹志清说。2014年前后,常武地区各大医院产科开始引进、推广无痛分娩。目前在这一领域,常州市妇产医院与阳湖二院都取得了较好的进展与成效。去年开始,在阳湖二院的产妇中,有30%—40%会选择无痛分娩,这个比例在本地是较高的,但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无痛分娩为何难以推广?原因之一在于麻醉师的紧缺。目前,全国有麻醉医生8.5万多名,缺口达30万名。像阳湖二院这样的公立医院,日常手术都忙不过来,麻醉师几乎是哪里有需要就往哪里赶,是手术室里随叫随到的急行军。“忙的时候一天要参与七八十台手术,根本转不过来。”邹志清说。据了解,常州市二院即将推出产房内手术室,安排专职麻醉师进驻产房,帮助产科推广无痛分娩。

  另一个原因,就是意识的欠缺,很多产妇及家属的认知和接受程度都不高。“已经21世纪了,大可不必重复野蛮人在山洞里痛苦生产的过程。”选择无痛分娩的30岁产妇刘宇,将生产过程描述为“很棒的体验”。而正在待产的27岁孕妇小华却对无痛分娩持拒绝态度,并且不愿加以了解,她认为这是“非自然”的,其家人也希望她选择传统意义上的顺产,因为“怕麻药对胎儿有影响”。

  心灵之劫:

  被忽视的产妇心理健康

  刚生完二孩半年的林颖,感觉自己最近特别易怒,“简直是一点就炸,对丈夫发火,对大宝也发火,事后又觉得很内疚,心里更不好受了。”到了医院,林颖还没觉察到自己已患上产后抑郁症,以为只要医生开一些“清火”的药就可以了。

  产后精神障碍、抑郁症,表现为情绪低落、消极,部分患者甚至感到活着没有意思,出现自杀倾向。其原因一方面在于生理上指征紊乱,另一方面则表现为心理上长期处于抑郁状态,两者相互作用产生疾病。常州市武进第三人民医院精神科主任严清章就曾遇到过这样的案例,一位患者产后因未生男孩与公婆发生矛盾,试图自杀。

  随着社会节奏加快、压力增大,产后精神障碍和抑郁症发病率明显升高,但得到的重视度始终不够。长期的抑郁压抑,加之短期的应激刺激,如不及时疏导治疗,极有可能酿成类似榆林事件的悲剧。

  而针对孕妇的心理健康服务,就更为缺乏了。据常州市武进区妇幼健康计划生育服务中心主任陈云娟介绍,我区开设有孕妇学校,孕妇及家属在孕检时都可以咨询了解。在孕妇学校可以了解到怀孕、生产、育儿一系列相关知识,并取得心理咨询等公共卫生服务。

  “公众对此的了解、认知还远远不够,政府也要更加重视、加大投入,从各个方面关怀孕产妇人群。”这是来自广大孕产妇和家属,以及医疗卫生从业人员共同的心声。现今,产科还面临另一重大困难——助产士稀缺,再加上医院床位紧张、经费人手不足……这些问题与困境都亟待解决。

  怀着莫大的恐惧,积聚起这一生从未有过的勇气,经由疼痛神经,汇集到这平凡又伟大的母亲之身。榆林产妇事件之所以引发如此热议,也与其激起广大女性心中共鸣有关。在这一刻,她们不顾自己的生死,绝不是社会和他人忽视她们的理由。关注孕产妇,关注“人”本身,也就是关注我们的未来。

为产妇孩童,开一扇生门

责编: fenglina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商业服务 | 申请友情链接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