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2017年4月18日—2017年4月25日停电预告 水上舞台4月21日“锡剧《五女拜寿》” 2017年4月15日—2017年4月24日停电预告 2017年4月13日—2017年4月23日停电预告 2017年4月7日—2017年4月17日停电预告
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正文
临终关怀,生命最后的时光如何度过?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7-04-17 10:45:33  报料热线:86598222

  □ 记者 何克来

  生、死,自古以来是中国人非常看重的两个问题。生,我们无从选择;那么以何种方式结束,我们是否有选择的权利?

  今年2月中旬,国家卫生计生委印发《安宁疗护中心基本标准(试行)》,从床位、科室、人员设置方面提出相关要求,推动为疾病终末期患者提供身体、心理、精神等方面的照护和人文关怀。“临终关怀”这个词语开始被大家所讨论。

  为自己留下最后的尊严

  第一次在湖塘敬老院接触到张阿姨时,记者觉得她和普通老人并无不同。不过,在张阿姨的遗嘱中,清清楚楚地写着,“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希望医生不要抢救,只需要临终关怀,让自己安详地走完最后一程。”也就是说,在“那一天到来时”,张阿姨希望,能够有尊严地走完自己的最后一步。“人还健在,很多人不愿意谈这么沉重的话题。中国文化一般回避死亡的话题,但是‘那个时候’又怎么能回避得开呢?”张阿姨说。

  其实,和其他人一样,以前张阿姨从没想过死亡这个沉重的问题,直到经历了一次生离死别。之前,张阿姨从微信上得知了多年好友身患重疾的消息,“我第一次去医院的时候被吓了一跳,和我记忆中红光满面的样子完全不同,她脸色蜡黄,没什么生气。”之后,张阿姨每周都会去医院看这位好友,顺便带点她最喜欢的银耳汤,再陪她说说话。

  “前一周还是好好的,再去看她的时候就进了ICU。”那次以后,张阿姨的银耳汤再也没能送出去。在ICU住了半个月后,张阿姨的好友最终还是撒手西去。

  追悼会上,老友们围坐一起,讲起了ICU里的种种,“里面都是无菌的,身上不穿衣服,只盖条毯子,身上插满了管子,靠呼吸机、鼻饲管维持生命……”就在那次谈话后,张阿姨决定了,临终不要再对自己实施抢救,“劳作了一辈子,老了就任性这一回吧,也给家里人减轻点负担。”

  生死之事,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看得开的。老友中受触动的并不只是张阿姨一人,只不过和伴侣、子女一说,很多人就放弃了。“有的回去被老伴骂了一通,有的呢架不住子女的软磨硬泡。”于是,老伴去世多年、子女也不在身边的张阿姨成了朋友圈里唯一决定自己死亡方式的人。

  姑息治疗约等于临终关怀

  据了解,在发达国家,有70%—80%的老人享受到了临终关怀,而在武进,临终关怀还只是一个概念,只有人听说,几乎没人见过。为体现孝心,子女愿意支付高昂的医疗费,但绝大多数人没有给老人临终关怀付费的习惯。唯一的例外,在我区各医院的肿瘤科。记者了解到,虽然我区没有专业的临终关怀医院,但在肿瘤科,临终关怀和姑息治疗是一组同义词。

  一大早交班,武进人民医院肿瘤内科主任邓建忠例行来到病房查房,一边询问着病人的病情、感受,一边熟悉地和每一个病人聊着家常。在肿瘤科,因为肿瘤治疗疗程较长的特殊原因,邓建忠和每一个病人都是老朋友。

  邓建忠告诉记者,临终关怀在癌症科内有广义和狭义之分。从广义上说,在中晚期癌症中进行放、化疗,争取手术机会的治疗方案也算是姑息治疗;而狭义上,也就是大众认知中的临终关怀,指的就是晚期癌症的减痛、心理安慰和改善生活质量等治疗。

  “70%的癌症晚期病人需要给予止痛、心理安抚等舒缓疗护及临终关怀。”邓建忠说,或许正是因为死亡教育的缺失,才导致临终关怀的难以开展。“临终关怀既包括必要的生理医护,更包括心理调整。如果生命已不可挽留,那么亲人和我们医护人员最需要做的就是减轻患者对死亡的恐惧。反映在技术层面,我们不能一无所知;在思想层面,我们不能一味逃避。”18年的医生生涯,10年的肿瘤科经历,让他看过了太多的生离死别。

  还在念研究生时,邓建忠亲眼见证了一位34岁晚期消化道癌症女性患者的离世,这也改变了他看待死亡的方式。“她知道自己的病情之后很平静,选择了临终关怀。除了每天的治疗,她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医院的肿瘤群众身上,安慰情绪激动的病友,给新来的病友解答难题,用她的笑容感染每一个人。走的时候,她放着自己最喜欢的音乐,看着案头的花,十分安详。”

  临终关怀的误区

  无知和逃避容易带来二次伤害。邓建忠告诉记者,目前,临终者最普遍面临的问题有两类,一是过度治疗,有些患者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仍在接受创伤性的治疗;二是治疗不足,临终者受到的痛苦和不适,直到死亡也没有得到充分的解脱。

  为了对得起自己所谓的“人性”和“良心”,宁愿加大药量让患者遭受痛苦,也要延长患者生命长度的“拖”和看不到希望就完全杜绝治疗的“放”,是最让邓建忠无法忍受的。前者从自私的角度无端增加了临终者受到的痛苦,后者则放弃了临终者减轻痛苦的机会。

  按照医学和心理学的权威归纳,终末期癌症患者在死亡前要经历5个阶段:震惊与否认阶段、愤怒阶段、讨价还价阶段、沮丧阶段以及接纳期。这5个阶段出现的顺序和时间并没有一定的规律,可能同时发生,也可能重复出现或停留在某个阶段。因此,肿瘤科医生除了治疗工作之外,还需要协助临终者对生命价值进行理性思考,重新探索自己面对世界的态度,形成新的生命价值观。

  “在一些西方国家,小学里就常常开展死亡教育,比如让他们思考假如自己只能活3天该怎么安排等。而在我国,孩子在学校教育阶段,几乎没有机会获得有关死亡和生命伦理的教育。事实上,如果从小认识死亡,当真正面对死亡时才更容易做到坦然接受。”邓建忠说。

临终关怀,生命最后的时光如何度过?

责编: jiangcaiting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商业服务 | 申请友情链接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