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阳湖 >> 正文
杀年猪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9-01-29 16:59:54  报料热线:86598222

  记事

  □ 宗明强

  寒冬腊月北风嚎,大地冰封雪花飘,洒扫除尘家家忙,大年三十又将到……每当这时,我总会想起三四十年前亲眼所见我们生产队里宰杀年猪的那种“盛景盛况”,并且心里总是热彤彤的。

  那时每每过年,农村生产队都要进行年终分配、干塘捉鱼、宰杀肥猪……这样一来,年味就浓了。宰杀年猪的场面和气氛最为热闹,因此绝对是重头戏。全村老少听说这消息后,定会蜂拥前往,乐滋滋地等候那猪叫声“嗷嗷”地响起。也是,那时整个村上一年到头没有几家杀得起年猪,许多人长年累月闻不到猪肉的味道,他们就指望年底集体杀了猪分了肉好开一回大荤呢!

  我们生产队里没有专门的杀猪佬,从苏北“移民”过来的队长为了寻两个外快,就常常客串一下。他年纪轻轻,似乎样样都会干,但胆大艺不精,杀头猪就像宰头牛,并常常不能“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这就犯了杀猪的大忌,因此收费低廉,并且始终不成气候。关于这队长,那时有一句顺口溜常挂在我们的嘴边:“一刀见血不能包,外快猪尾加猪屌;杀呛年猪事非小,难怪工钱喊不高。”因为工钱不高,又是本生产队的队长,肥水不流外人田;又因为正宗的杀猪佬年底轧档、忙得乌头旋,所以我们队杀年猪,几乎每年都让他包了。

  年猪被宰杀当日,为了节省饲料,早餐自然是免了。帮忙的社员足梁足柱烧了两大锅开水,并寻来了一张阔达达的长板凳和一只下河捉鱼用的大脚盆,这两样老货是杀猪、煺毛的兼用工具,也是年猪寿终殉难时的标配。另外还寻来了一只大缸盆,往里加点油盐,准备装猪血。

  队长嘴里叼着卷烟,操着一口浓重的苏北话出场了,他提醒围观者都离远点。那年那猪也确实养得肥壮,大概有三百来斤重吧,躺着站着都像头小牛。那猪见平日喂养它的那个面善心慈的老头没按时出场,这会儿却突然壮汉如林,一个个虎视眈眈、面露杀机地望着它,料想大事不好,就吓得在圈里团团乱转。队长带头并号令他人一齐去抓它时,它嗷嗷大叫,张口乱咬,坚决不从。一番较量之后,终因寡不敌众,束手就擒,被死死地揿在了那张棺木一般的大板凳上。

  见一切就绪,队长吐掉烟头,复将十分锋利的杀猪刀衔在嘴里,准备一显身手。然而他望着这颈脖水桶般粗的肥猪,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紧握杀猪刀的右手也有些颤抖,正所谓刀寒胆也寒。也是,我们那里有规矩,杀猪必须一刀见血;不能一刀见血出了“洋相”怎么办?不管他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再说了,这是集体的猪,他是生产队长,有什么倒霉事,首先由他顶着。于是他强作镇静,左手紧按猪脑袋,右手摸摸猪脖子、比划几下,提醒他人“揪牢啰!”然后从嘴里取下杀猪刀,将刀尖对准了猪脖子。只见寒光一闪,刀子已捅了进去。不好,没见血!又一刀,嗯?还是不好!没来得及补第三刀,吃了惊吓和痛苦的肥猪拼死一搏,居然挣脱众人,翻身落地,顺带踢翻缸盆撒腿就跑。队长怕出“洋相”,却出足了“洋相”,在场人全都哄然大笑。

  快煮熟的鸭子岂能让它飞了,一村老小都指望这头肥猪过大年呢!于是男社员们纷纷寻棍找棒、围追堵截,一帮男小佬则紧随其后、争看好戏。那受了重伤的肥猪忍着剧痛钻村巷、跨田塄、进草丛、纵沟渠,大有亡命天涯之势,狂奔了许久,最后气喘吁吁地一头扎进一片小树林里,似乎再也无力抗争。那群抓猪的男人也和这肥猪一样累得厉害、喘得不行,一个个大汗淋漓,头上像蒸笼般直冒热气。肥猪终于再次被牢牢地揿在了长板凳上,队长痛恨地破口大骂,手起刀落,连捅几下,猪脖子那里终于热血喷涌,四处飞溅……

  杀猪成趣变乐事,往事久远成故事。这乐事、故事有点历史感,更有点沧桑感,因此总也萦绕在我的心头。是的,那时候因为人们的娱乐生活单调、物质生活匮乏,因此把看杀猪也当成了一种娱乐活动和精神享受,把分猪肉也当成了一种莫大的希冀和快乐。而今,我们似乎再也不稀罕那油腻腻的猪肉了,这无疑反映了我国社会的飞速发展和巨大进步。

杀年猪

责编: zhuangenhui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商业服务 | 申请友情链接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