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2017年9月21日-2017年9月28日停电预告 水上舞台9月22日武进区第五届市民艺术节“常州风第二季——‘常州笑脸’常州市原创广场舞决赛 2017年9月17日-2017年9月23日停电预告 2017年9月14日-2017年9月21日停电预告 关于在全区试鸣人民防空警报信号的公告
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阳湖 >> 正文
秋闻蟋蟀
来源: 作者: 日期:2017-09-26 12:27:15  报料热线:86598222

  □ 柏文学

  “秋深矣,不知邻人作何事?”但闻窗外蟋蟀鸣。唧唧唧……唧唧吱……

  蟋蟀也称“促织”、“吟蛩”、“蛐蛐”。蟋蟀用翅膀说话,右边翅膀上有锉一样的短刺,左边翅膀上有刀一样的硬棘。左右两翅一张一合,相互摩擦,发出悦耳声乐,涟漪般漫溢在草丛荒野,泛漾至千家灯火,牵引出万种情思。

  蟋蟀之鸣,俨然秋声。苏门四学士之张耒《闻蛩》中有:“晚风庭竹已秋声,初听空阶蛩夜鸣。”欧阳修之《秋声赋》以“但闻四壁虫声唧唧,如助余之叹息”收篇。人世沉浮,世事沧桑,“心绪逢摇落,秋声不可闻”。羁旅之身,思归之情,“何处秋风至?……孤客最先闻”。然而,岁月坎坷,生存艰辛,季节转换,时序更迭,皆缘起自然本态,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纵“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语人无二三”,亦“何恨乎秋声”。

  我喜欢听蟋蟀之鸣。似朗诵,固未抑扬顿挫。如吟唱,虽无高亢沉郁。重复,却不单调;淡定,却不敷衍。没有总指挥来组织大合唱,但蟋蟀们群起而鸣皆能互相协调,宛如仲夏之夜池塘及水田里的阵阵蛙声。全然不像蝉们尖锐漫长的刺耳叫声,直让烈日烘烤中的心情火上加油。或许蝉们也是酷暑炎夏过度热情的不适者,联名发表有声抗议吧。流火的7月,22日到23日,常州高温连续刷新有气象资料以来最高历史纪录时,蟋蟀们在哪儿避暑的呢?

  几场雷雨,把生命世界带入“天凉好个秋”。享受凉爽的我们,突然发现,秋天来了,一年时光又要掠过。年华如白驹过隙,另一番“欲说还休”的“愁滋味”。然而聆听蟋蟀鸣唱,感觉蟋蟀们思绪没有这么复杂,心情没有这般矛盾。“春天的后面不是秋,何必为年龄发愁?”是啊,夏天的后面已是秋,又何必为时光发愁?“只要在秋霜里结好你的果子,又何必在春花面前害羞?”难道诗人郭小川唱出了蟋蟀的心声?唧唧唧……唧唧吱……

  先人听蟋蟀之鸣,如闻急切召唤,“促织”、“趋织”。于是,家庭主妇们赶快摇动纺机,为家人过冬御寒纺纱织布做衣裳。农耕男人们听来,或许就是“收割”、“耕地”。寒窗苦读的学子们,听来可能就是“抓紧”、“快学”。听蟋蟀之鸣,我也好像听到催急的召唤,“快点”、“别迟”。为了像纪伯伦那样听明白“声音的声音”,我终止了背景音乐,起身走到1.7米见方的窗前,凝视窗外,定神静听蟋蟀鸣吟。远近绿色如海,潮水般涌动。

  俄顷,我离开房间,走出门去。绕到园子里,站在小土坡上。蟋蟀群唱,恍若从广袤时空涌来,犹如脚下轻柔淡定的潮水,将我吞没又吐出。蓦然发现,曾被骄阳烤蔫了的牛筋草、狗尾草、三星草、爬根草,又都打起了精神,抓紧时机吮吸水养,争相蔓延生长。蟋蟀们,就在这碧绿的草丛中,发出天籁之音。再一抬头,核桃树、柿树、桔树、葡萄,又在枝梢头滋生出新的芽来。原来植物界也有“歇夏”之举,初秋等于又一个小阳春。

  徜徉在植物世界,我听蟋蟀之鸣,仿佛自远古而来的自然启示,圆匀,柔润,舒缓。没有蝉鸣的浮躁,没有雁叫的哀愁,没有雀欢的局促,更无人类的丰富情愫。“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蟋蟀仅以简单的“唧唧吱”求偶逗异。“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蟋蟀仅以“唧唧唧”严正警告来犯者。

  求偶也好,警告也罢,都是雄蟋蟀的杰作。雌蟋蟀保留着1.4亿年的矜持与沉默。蟋蟀喜欢孤独(交配育儿期除外),绝不允许别的蟋蟀侵犯自己独立生活的领土。否则便一番咬斗,绝不相让,两败俱伤,也在所不惜。人们误以为蟋蟀就是生性好斗,乃至沉湎于斗蟋蟀而玩物丧志,甚至丧权辱国。典型如南宋“蟋蟀宰相”贾似道,玩蟋蟀误国殃民,落得可耻下场。蟋蟀之鸣,除了提醒我们准备好度过冬季,也在劝诫我们别把自然当玩物。

秋闻蟋蟀

责编: fenglina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商业服务 | 申请友情链接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