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2017年6月16日—2017年6月23日停电预告 2017年6月15日—2017年6月22日停电预告 2017年6月14日—2017年6月21日停电预告 水上舞台6月16日“七彩戏苑”武进戏迷票友协会专场演出 2017年6月10日—2017年6月17日停电预告
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悦读 >> 正文
亦说“赠书”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5-12-18 16:30:06  报料热线:86598222

  □ 戚思翠

  那天,在家整理书橱,无意发现一本杂志里夹有2008年11月3日的《新民晚报》“夜光杯”版。随便看了看,一位梅先生之作《赠书》,让我看得心酸眼湿,竟有一种莫名之痛。

  文中梅先生列举三例赠书之尴尬。一是梅先生自己的文集邮出百本,岂料回音者寥寥无几,多为石沉大海。一电话过去,都是“最近太忙,未及拜读”云云,梅先生大为扫兴。二是《孙犁文集》,其中有篇文章专谈“赠书”之烦恼。孙先生说,年轻时出书亦喜郑重其事签名送人,但年老后出书不再赠送,可上门索书者络绎不绝,待书到手,又随处弃之。更令孙先生不解的是,他一故友不仅将书丢弃,还把弃书过程权当笑话说给孙先生听。三是说的贾平凹先生竟于废品收购店发现他的赠书,不禁哑然失笑,遂折价买回,重新签字回赠“原主”,还“乐而开笑”。但后来,他亦以相同之辙处理别人的赠书。

  最后,梅先生更是言重了。他说,像孙犁、贾平凹的赠书竟会有如此下场,一般作者的赠书就可想而知了。说出书者把书贸然赠给对你的书不感兴趣的人,不仅是一种骚扰,而且给人增加了负担。勉强让人读之,是一种痛苦。老是弃之一旁,则占据书橱空间,不如趁大清理之机,将那些书视废品扫出门去……

  读罢,发怵,木然,哑语。有一成语“文人相轻”,我想无论如何与他们这些大家风范绝无干系的。他们实在是太忙太忙吧,无暇看那些书,而书又是太多太多,无处可存。

  我收到的第一本书是苏北老家盐城晚报社的编辑范进老师所赠。那天,在顾吾书社举办悼念童文祥先生逝世一周年活动时,我有幸参加,并获作家范进先生赠送墨宝《爱之经纬》。弥足珍贵的是还有范先生的亲笔签名:某某某文友惠存,范进,2006年3月5日。当时,我真正是“受宠若惊”,如获至宝。说句心里话,我一胸无点墨、卑微薪族之妇,岂敢与作家“称兄道弟”配做文友?记得,我的文字第一次变成铅字,就是在当地晚报范老师的版面发表的,我完全是他的“老学生”罢了。后来,我虽有拙文见报或得些小奖什么的,但属名不见经传类。“三班”之余的我,总爱带上干粮于新华书店或图书馆“啃”上一天,以一饱眼福。不花钱就看到书,这是何等的幸福哦。当手捧沉甸甸的《爱之经纬》时,我怎能不激动万分呢!

  范先生的《爱之经纬》,我虽拜读多遍,但书至今如出一新,因我总是那么小心翼翼,一如儿时作文中所言:爱书像爱自己的眼珠一样。看前,认真洗手;阅时,轻轻翻放;不看时,好好珍藏,唯恐书有“闪失”。一次,小妹来家,一见《爱之经纬》,一把抢去,吓得我连呼:轻点,轻点!别弄脏弄皱了啊。遂去顾吾书社复讨了一本,给小妹带回。微型小说家范进先生的《爱之经纬》,66篇篇篇精彩,构思非常绝妙,语言十分精粹,故事短小而曲折,颇有品头,我们甚是喜欢这本书。

  后来,我又陆续收到几本书,虽然还没有读透,更没底气妄加评论,但每一本书我都保存完好。在我眼里,每一本书就像作者本人一样,都有鲜活的灵魂。看到每一本书,就如同与每一位师友文友见面。保护好书,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尊重。再说,文友赠书,每一本书都是友人用心血与才华凝聚而成,每一本书都是友人的一份情谊、一份信任。每本书都是一个好朋友,每本书都有一个感人的故事。每一本书也都感动着我,温暖着我,激励着我。所以,每次获得一本书,便会细细地品读。

  我想,爱一本好书,如同爱自己生命一样,尤其对别人的赠书更应慎之、惜之、爱之。生命不止,书亦犹存。

亦说“赠书”

责编: wujian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商业服务 | 申请友情链接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