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银潮 >> 正文
苦难的童年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8-06-04 10:34:46  报料热线:86598222

  我家住在九里村,那里风调雨顺,物产丰富,是天然的粮仓,我的童年就在那里度过。

  那个年代,虽然气候条件好,农民辛勤劳动后却过着艰难困苦的生活。因为,农民没有自己的土地,农民种的是租田,按家乡的特点,都是以种水稻为主,经过精心管理和辛勤劳动,依靠良好的自然环境,水稻年年丰收。但是收上来的粮食大部分要交租交粮,那时从城里来了田地的主人,从运河里开来木船,推着小车,拿着大秤和账簿到农户家收租,一袋又一袋,一担又一担的粮食被装船运走了。政府的田税亩捐也一分都不能少,乡长、甲长每天忙着来催粮,农民只能挑的挑,扛的扛,推着大车和小车送公粮,到头来农民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粮食所剩无几,只能勉强维持生计,只有精打细算地过日子。平常多吃粥少吃饭,煮饭和粥时少放米多放菜,每天吃的是大麦粥、菜粥和菜饭。所以粥的品种越烧越多,有大麦粥、咸粥、菜粥、白粥、南瓜粥、胡萝卜粥以及乌豇豆粥等。母亲每天只烧粥不烧饭,孩子小不懂事,不肯每天只吃粥,吵着要吃米饭,母亲只能偶尔满足孩子的要求,但还是会在饭里放上很多菜,煮上一锅菜饭改善一下。父辈们吃上两大碗粥后下田劳动,两个小时后肚子饿得咕咕叫,多么希望能吃到一顿白米饭,但到了吃饭的时间,回到家里,端上的依旧是大麦粥,真是干不完的农活,吃不完的粥。

  1947年我和父亲扛着一麻袋的金元券,走了三四十里路,来到县城的牛市场,买了一条小黄牛。如果当天不买牛,明天就只能买只羊了,再过几天就只能买只鸡了,可见当时的物价飞涨,老百姓的日子越过越苦,生活越来越穷。每年春天青黄不接的时候,家里的米、麦、杂粮全都吃完了,只能吃麦苗、蚕豆、野菜充饥。

  那个时候,吃饭如此困难,哪有钱买布做衣服,只能自力更生,种棉花、纺纱织布,自己手工缝制土布衣服,农民常年穿的是打满补丁的破旧衣服。当年,我母亲就是一年忙到头,经常是在油灯下忙着纺纱、织布做衣服,扎鞋底做布鞋,年年如此。我家兄弟三人,我排行老三,从来都穿不上新衣服,都是大哥和二哥穿下来的旧衣服,那时大家都是穿的土布衣裳,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再三年。记得村西有一个小伙子,经人做媒去相亲,但家里找不到一件像样的衣服,于是上我家来问我借了条裤子穿上去相亲,回来后洗净来还,发现裤子上有个破洞,再三和我打招呼赔不是,其实裤子也是旧的,快要破了,所以不能责怪人家。穿打补丁的衣服在农村是很平常很普遍的社会现状,很多人都是衣衫褴褛,只有在结婚、做寿时到镇上扯上几尺洋布,做一件像样点的衣裳。

  那时家乡的孩子真可怜,因为每家都有五六个或七八个小孩,缺衣挨冻,衣服破旧不堪,袜子没有后跟,鞋子开天窗,冬天手脚冻得开裂,生病发烧更是无钱医治,只能听天由命,很多小孩不治身亡。那时,家乡流行疟疾,秋天发病,一会儿冷一会儿热,发高烧,因为无钱医治,只能靠自身的体质去和疾病抗争,如能自然痊愈,算是命大。

  家乡的教育事业非常落后,农民基本都是文盲,周边没有正规的学堂,只有简陋的学校,大都利用祠堂、破庙或茅草屋办学,就一间房子和一个老师,读的是三字经、百家姓、弟子规等,还会教点小羊三只、四只的简单数学,读到三年后大都回家种田了,如果要继续读书就要到城里正规学校,一般的农民家庭是出不起钱送小孩去城里读书。

苦难的童年

责编: jiangcaiting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商业服务 | 申请友情链接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