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2018年3月8日-2018年3月13日停电预告 关于2017年度武进区文化产业引导资金扶持项目的公示 2018年1月31日-2018年2月5日停电预告 2018年1月25日-2018年2月1日停电预告 2018年1月22日-2018年1月30日停电预告
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淹城 >> 正文
“风筝”讲述的前世今生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8-03-07 14:11:37  报料热线:86598222

  关于“谍战剧”,人们印象最深的是《暗算》和《潜伏》。多年后,柳云龙携《风筝》重回人们视线,用五年磨一剑的诚意和耐心,讲了另一个“钱之江”的故事。

  “好的故事是值得讲,别人也愿意听的人和事。”“风筝”无疑是值得讲的故事,关键是,这样的主题,别人愿意听你讲,你就得有好情节;有了好情节,就必须得设置好人物,由他们去完美呈现事件的来龙去脉,且在这个过程中,人物也将完美地讲述自己的前世和今生。

  《风筝》的第一层面,讲“矛盾”。郑耀先的内心矛盾贯穿全剧,张力十足,令观众唏嘘不已扼腕长叹。军统期间、山城解放之后、反右期间、“文革”前后,直至拨乱反正之日,郑耀先从风华正茂到风烛残年,“我是谁”的痛苦追问与挣扎,无时无刻不撕咬着他,他的身份在“六哥”、“郑耀先”、“周志乾”、“军统特工”、“共党特工”、“风筝”间切换,他不能主动澄清事实,也无法洗白自己,唯有无奈接受、坚决执行。他唯一的单线领导、好朋友陆汉卿惨死自己手下,他必须亲手处决曾墨怡,说,送你上路的,是你的同志,求你不要恨他。他进出监狱,发配劳改农场,人前一个名字一个身份,人后另一个名字另一个身份,不能辩解无法否定又无法承认,活得真是窝囊憋屈。当郑耀先的生命走向终点,他才得以最终的身份确认,他才真正成为“郑耀先”,真正坐实“风筝”。

  如果将剧情主线比作一条主街道,那么两边牵牵连连的小巷里,就会有人源源不断地出来,或先或后汇聚到主道。高占龙、田湖、韩冰、宫庶、四哥、林桃、袁农、陈国华等等,他们交叉碰撞,人性火光四射,矛盾此消彼长层出不穷,而这些矛盾,或远或近,或直接或间接,一一指向郑耀先,也因此大大丰富了主角的形象塑造,更增剧情的精彩与起伏,从而保证了全剧始终紧紧牵扯着观众的心,朝着观众能想象到的,或者根本想象不到的方向发展。当人物在大街尽头渐走渐远,归于岁月湮于尘土,观众长吁短叹泪水涟涟,万千感慨却无言以对。

  《风筝》的第二层面,讲“情感”。庆幸的是,它还真没有沦落进一般谍战剧常见的男女情感套路,它独辟蹊径,专注表现“兄弟”、“师徒”、“战友”这种男性化色彩十分强烈的情感;且这些情感的呈现,既爆发出男性豪放血性的淋漓之美,又兼具细腻深刻的柔美,开掘的纵深度实属不多见。难能可贵的是,编导始终将敌我角色置于“人性”磁场中正常说话行动,因此人们可以为军统赵简之为六哥撞墙而死、徐百川和着泪水吞咽苹果皮的举动震惊感慨;可以因为宋孝安为六哥赴死、宫庶为六哥藏身坟墓差点饿死的情节而感动悲叹。正如郑耀先所言,当初要是将这些兄弟策反,也许不会留下这么多血债,落下这么个结局。

  《风筝》着重表现革命者的信仰操守,忘我、无我、献身。微笑就死的曾墨怡、悲壮自尽的陆汉卿、咬舌自残的坚冰,无一不用坚如磐石的意志与信念,给共产主义信仰作了最好的注解。马小五与宫庶对峙,明显落于下风,他不怕,“因为我师父说我有信仰了”。郑耀先说:“当年组织上派我打入敌人内部的时候,我就表示,此生隐姓埋名,烂入泥沙。”

  《风筝》对下层人物的刻画流露出最大的悲悯,它毫不犹豫地直接肯定普通人的操守,同情他们不能自主的命运。为自己的人生信仰殉道、为保护自己的男人献身的林桃,有情有义却被迫做了特务的高君宝,押上终身幸福企图洗脱出身污点的周乔,他们不是完人,甚至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好人,但他们都在动荡纷乱的时代背景下,闪现出或多或少的人性光彩。妓女秋荷收养了流浪儿高君宝,花钱给他治病,又收养了军统特务林桃、嫌疑分子周志乾的女儿,在贫病交加中死去,钱副部长感慨说,这个女人卖了半辈子身,却没卖过良心。

  《风筝》不仅表达时代动荡之下社会真相、个人命运、人性的不可预见,更客观地表达不同立场的不同信仰,高标信仰的崇高价值。郑耀先说:“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为国家牺牲,你做到了,本身就说明了你的价值。”再借高君宝扮演者的话来说,“在崇高的理想之下,走得再慢,也能到达。”这或许就是这部剧在当下最大的现实意义:尊重历史,顺应时代;不忘初心,坚持理想。

“风筝”讲述的前世今生

责编: jiangcaiting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商业服务 | 申请友情链接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