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一生的豆浆情结
来源: 作者: 日期:2020-10-22  报料热线:86598222

  早年,我还是个学生,每个初春的清晨,总要悄悄离开学校,跑到一个早点摊前,喝一碗热热的豆浆,咬一块又酥又甜的糖饼。那一刻,青春时的多愁善感、学习中的无解难题,仿佛全部消失,只记得端起豆浆的那一刻,冻僵的身体便悄悄融化在太阳初升的春日里。

  慢慢地,我便和卖豆浆的老奶奶熟悉了,她在医院旁边摆早点摊,为的是卖早点给住院的病人。她不缺钱,儿女们都有自己的工作,足够为她养老送终。问她为何这样不辞辛劳早早出摊,她说,这里的人已经习惯了每天清晨吃她做的早点,她怕自己不做了,大家不习惯。我那时不喜欢食堂的饭菜,这碗豆浆是我一天中最可口的食物。老奶奶说:“你这么爱喝,我每天给你留些,你带走,中午温热还能再喝。”于是,我便可以吃到两顿豆浆,可惜那时我还不懂得感激,还不能明白老人的心态平和,凡事为人着想。

  后来,我工作了。记得也是在一个初春,因为有些受凉,身体很不舒服,中午到一家砂锅店吃砂锅,熟识了的老板娘对我说:“我给你多放点胡椒面,再热二两酒,吃完了回去蒙上被子睡一觉,发发汗就好了。”那一刻,我泪流满面,因为又想起了卖豆浆的老奶奶,刹那间我懂得了感激。

  当豆子被充分研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白中泛青光,青中带玉色,一大锅酽酽的豆浆便齐活了。不用就小菜不用加白糖,一口豆浆喝下去,满嘴生香,余味甘甜,一碗豆浆喝下来,鼻尖冒汗通体舒畅。那时的我,在卖豆浆的老奶奶摊上能喝上好大一碗,喝得饱饱的才走开。不知道何时起,到老奶奶那里打豆浆的人越来越多。她的豆浆香味招人,又便宜,许多街坊邻居拿着盆、端着锅,一边说着讨好的话,一边红着脸试探着,围在老奶奶身旁。老奶奶是个善人,看着有人上门要豆浆,二话不说,你一碗我一瓢地递过去,赚不到什么钱,但别人会一个劲地夸奖一番。

  那些年,只要一放学我就往老奶奶身边跑,夕阳追着我的脚步,我得跑得比它还快,我要在太阳落山前跑到老奶奶的豆浆摊。那时,豆浆又浓又稠又香,但是,自从村里人都到老奶奶家买豆浆,豆浆变稀了,因为不够卖,老奶奶只能往里面加水,张家一瓢李家一瓢,分着分着,老奶奶的豆浆很快就卖光了。

  多年以后,我有机会回到学校,想去看一眼那位曾给自己带来无限温暖的老奶奶,虽然豆浆摊还在,卖豆浆的却是一位中年妇女。老奶奶已经去世了,她的女儿退休后接替了她的摊位。我再一次品到那熟悉的味道,还是那么温暖人心。

  曾经沧海难为水,这话用在豆浆上相得益彰。我从小喝惯了老奶奶的“极品豆浆”,再喝其他的豆浆,就喝不出味来了,我无法不比较,也无法不怀念,我的豆浆,我的夕阳,我的老奶奶。

  如今的我已经年老体衰,已经告别了曾经的清纯稚嫩和多愁善感,但回想过去,总是会涌起心灵深处的这些点滴感动。思乡,其实就是怀念那些平凡的人和事,而豆浆,正是远方故乡赐予我的最温暖、最滋养的感动。

一生的豆浆情结

责编: 蒋彩婷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