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难忘的晚餐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20-10-15  报料热线:86598222

  往事回忆 □ 庄亚昌

  漫漫从医路上我已走了58个春秋。记得当初学医时我尝尽了艰辛,印象最深的是第一次去上海军医学院学习的一顿晚饭。

  1962年,我高中毕业,那时正值国家三年自然灾害,我放弃了即将到来的高考升学机会,毅然投笔从戎,加入了中国人民公安部队。经过紧张的军训之后,部队领导就把我和一位同时入伍的战友一道分配到上海军医学院学习。

  黎明时分,我们从上海公安部队的苏北独立营出发,饿着肚子踏上了去上海学医的征程。中午12点,途经苏北东台一个小镇,饥肠辘辘的两人刚找到饭店就被告知:米饭售罄!好心的服务员建议我们去找公社书记,他的儿子也在部队,他会帮助我们解决吃饭问题。真如她所说,我们受到了那位公社书记的热情接待,他叫大师傅拿来了饭菜,解决了我俩一顿中饭。随后,我俩继续赶路,乘坐苏北当时特有的“二轮车”,即载重自行车。当晚,我俩投宿东台县城旅馆。当时国内外形势非常紧张,我俩又是入伍不久的新兵,思想上的弦绷得很紧,为了防止阶级敌人的破坏捣乱,我俩商量好,当夜不能脱衣服,只能和衣而睡,如有风吹草动可以迅速应对。就这样提心吊胆迷迷糊糊地睡到天亮,听见尽责的服务员高声提醒:“解放军同志,快起来赶路,否则来不及赶到南通,也赶不上每天一班去上海的大轮船啦!”

  我俩急忙起床,匆匆上路。天刚放亮,路上行人稀少,小吃店还没开张,也不敢久等,饿着肚子紧赶慢赶终于搭上了去南通唯一的班车。到了南通,一溜小跑总算踏上了轮船的甲板。看着渐渐远去的码头,两人长长地舒了口气。这才想起我们还没吃早饭呢!那时候的轮船上是没有食物供应的,船开了一天,我俩饿了一天。傍晚时分,到达上海十六铺码头。上了岸,我们直奔饭店,谁知服务员说,这里除了要交粮票还要交上海就餐券方可供应饭菜。天哪,我们初入上海哪来的就餐券呢?又跑了好几家饭店都是无功而返,那时我18岁,正值新陈代谢旺盛的年龄,一整天没进米粒是什么滋味,可想而知!

  万般无奈,我们只能饿着肚子继续赶路。几经周折,晚上8点多,终于到达上海军医学院的大门口。值勤的士兵得知我们从苏北赶来,一整天没吃上饭,立即报告了院长,院长即令炊事员生火做饭。我端起饭碗,狼吞虎咽,此时已是晚上9点。那顿饭是我这辈子吃得最快、最多,也是最香的一顿饭。

  这一顿饭虽然已经过去了58年,但却深深地烙在了我的记忆里。在那个年代,想吃一顿饭为什么这么难,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但现在的年轻人特别是90后、00后的孙辈们听起来简直是天方夜谭!他们对饮食挑三拣四,天天吃大餐也没觉得幸福,想吃就吃,不想吃就扔,一点都不觉得可惜,已经成他们的生活常态!

  国力再强盛也不能浪费哦!

难忘的晚餐

责编: 庄恩慧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