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山楂树之恋
来源: 作者: 日期:2020-09-18  报料热线:86598222

  美食 □ 王珉

  梁实秋说:“夏天喝酸梅汤,冬天吃糖葫芦,在北平是不分阶级人人都能享受的事。”然而我更喜欢秋天的山楂树,彼时山楂花落了,红彤彤的山楂果挂满枝头,只为了献上世人心中所爱的冰糖葫芦。

  儿时,我喜欢陪外婆上街买菜,总能邂逅殷红油亮的冰糖葫芦,那层厚厚的糖浆,让孩童迫不及待地想要舔舐,小小的我瞬间被甜蜜所滋润。起初,不识糖浆里面是什么果子,只知道脆脆甜甜,很对孩童的味蕾。后来,我爱屋及乌地恋上许多翻版的山楂,譬如,山楂卷和山楂糕。外婆还会买一些盒装的山楂片存放家里,哄着我饭后多吃几片有助消化。

  金庸也喜欢冰糖葫芦,在武侠小说《飞狐外传》中写道:“胡斐买了几串冰糖葫芦,与程灵素各自拿在手中,边走边吃。”我在南京城郊见到了他笔下的山楂。金秋时节,殷红的小果子星星点点地挂满枝桠,正如儿时的半命题作文《××的秋日》,这是秋天丰收的喜悦。看着红红的小果子,我想起《尔雅》中关于山楂的最早记载:“山楂,一名茅楂。树高数尺,叶似香薷”。拿出手机,我一个劲地拍照,发到微信朋友圈。而后,摘下一颗山楂果,擦拭后塞入口中。未经加工的山楂,酸得我狂流眼泪。

  步入秋天,我闲逛超市,又看到了红润厚实的新鲜山楂果子,欣喜若狂地买回家。梁实秋在《雅舍谈吃》中如此描绘:“薄薄一层糖,透明雪亮。材料种类甚多,诸如海棠、山药、山药豆、杏干、葡萄、桔子、荸荠、核桃,但是以山里红为正宗。”我把山楂果子放在鼻尖,那幽幽的清香沁入心脾。轻咬一口,细细咀嚼,美妙酸甜,恰到好处,果肉饱满,汁水甚多。于是,这个秋天,再也没有文人的寂寞萧索,唯有恬淡而平和的思绪。

  虽然,山楂的身价比不上其他水果,但它平易近人,食法也多,想起外婆为我亲手烹制红烧肉,那不仅是美食享受,更是约定俗成的关爱。

  外婆用冰糖做糖稀,加干山楂、笋、整根绿葱,和五花肉一起慢慢焖煮。成品有冰糖的焦香、山楂的酸甜,醇厚有味,肉皮晶莹,看起来分外悦目。一层肥夹一层瘦的五花肉,肥肉透明,滋润软糯,瘦肉则鲜亮如玛瑙,红烧肉汁浇白米饭,堪称天下极品。

  山楂,饱含着诗意深情的心、酸甜可人的口感、美满厚实的愿景,秋日也便温暖。

山楂树之恋

责编: 庄恩慧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融媒体中心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

邮箱
昵称
密码
确认密码
手机号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