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儿时的黄梅天
来源: 作者: 日期:2020-09-17  报料热线:86598222

  □ 区工信局离退休第二党支部 周鹤义 童年(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时的黄梅天,使我恐惧,叫我讨厌,也令我兴奋。我家在湖塘农村,每年黄梅季节,总是电闪雷鸣,风雨交加,乌云滚滚,整个村庄被一种恐怖的气氛笼罩着,不时地传来谁家的房子被雷打掉了、哪里的活人被雷击死了等坏消息。听大人说“雷电专击平时做了坏事作了孽的坏人”,吓得我白天躲在家里不敢出门,夜晚蜷缩在床上,蒙在被窝不敢下地,还要把耳朵孔堵上,眼睛紧闭上,私底下也在暗暗地检讨着: 我以前是否也曾无意做过会使雷公公发怒的坏事情?

  那挤住着一家老小五六口人、不到60平方米的两间矮小歪斜破旧的泥瓦房,经不住狂风暴雨的摧残,一下雨总是这里漏雨、那边漏水的。每当此时,父母就要动员全家人员抗雨救灾,找来木盆、瓷盆、脸盆、脚盆分头到处装漏。墙上渗漏潮湿,地上积水打滑,明堂溢水翻腾,室内猪圈旁边的茅坑里的粪便还在一个劲地上涨。潜伏在阁楼上的蟒蛇,也趁机兴风作浪,不时地到我眼皮底下摇头摆尾,神气活现地“潇洒走一回”,我几次想把它打死,可父母总是不允许,说“不能打,打了不吉利”。于是,我只能强忍着一腔怒火,眼睁睁地看着它大摇大摆地向我示威告别。

  要说令我兴奋,主要是每到黄梅天就可以满足一下我捕捉鱼虾的兴趣。平时我编织的各类鱼网就等着黄梅天大展身手,总是天不亮就身穿雨披,头戴斗笠,卷着裤管光着脚,拎着鱼网跑向河边,寻找那河边有落差、在放流水的沟渠,把鱼网拦装在沟渠里“守网待鱼”,只要花上两三个小时,就会有不小的收获。有时候,那收完麦子已经翻耕而没插秧的田里,也有不少的鱼蟹可捉。那时的蟹还没到现在的身价,人们有点以貌取蟹,瞧不起它。欣赏着一条条被我俘虏的活蹦乱跳的鱼鳝虾蟹,心里总是美滋滋的,在黄梅季节捉上五六天鱼,改善十几天的生活是不成问题的。

  如今,我们那曾经倒坍败落的破村庄,早已拆建成了车水马龙、灯红树绿的城区商业街。30年前,挤在屋不遮漏的泥瓦房的穷小子们,都搬进了宽敞明亮的住宅楼。所以,现在的黄梅季节,全然没有了我童年时的感觉。不过,每当我看着窗外倾盆而下的梅雨时,我眼前就总会清晰地浮现那50年前我童年时代黄梅雨季的一幕幕……

儿时的黄梅天

责编: 庄恩慧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融媒体中心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

邮箱
昵称
密码
确认密码
手机号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