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童年吃菱
来源: 作者: 日期:2020-09-03  报料热线:86598222

  又到吃菱季节了,前几天逛菜场经过卖菱摊位,一股粉糯清香扑鼻而来,情不自禁蹲下身去,7元一斤称了15元熟菱回家。老菱煮熟了吃,很有大栗的味道。今天吃菱不由得使我又想起了童年往事。

  江南水乡,河浜湖泊纵横,池塘密布,是水生动植物生长的好场所,其中人称“水八鲜”之一的菱就产于此。记得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各生产队都会利用河浜池塘的水面种菱,作为生产队的一种副业。菱采收后,按户劳动力多少分给社员,计斤计价立入账户,到年终结算分红一并“秋后算账”,因此没有小孩的人家就要求不要或少分点,省一点是一点。多下来的生产队就拿到街上去卖。

  我们村三面环水,有一条大河直通村子的汊浜,河长300多米,宽30多米。河里种满了菱,菱不要年年播种的,瓜熟蒂落,总有老菱掉落在河塘,第二年就自然长出来了,年复一年取之不尽。记得那时生产队每采收一次菱,多则有五六百斤,分到户多的有好几十斤。那时放学回家,看到分菱了真是高兴得不得了,割草喂兔子都不定心了,来去匆匆。然后就背起菱到码头去洗。洗干净后再连篮沉在水里,把浮在上面的捞出来,说明是嫩菱,沉在篮底的是老菱,嫩菱可当水果生吃,老菱放在锅里煮熟了吃。分一次菱并不能让你吃个够,菱“权”掌握在母亲手中,限量“供应”,细水长流,挂在高处,想拿又够不着,垂涎欲滴啊。

  那个时候供我们吃的东西实在太少了,不像现在各类食品水果琳琅满目。尤其到了十月,黄瓜香瓜番茄都没有了,除了菱已别无他果了,因此放学回家趁割草之机,都会偷菱吃。其实所谓偷菱,就是小孩子在岸边采几只菱吃,大人一般也不会过多计较,只是赶一下说几句。开会时,队里会关照大人要管好小孩,万一为吃几只菱掉到河里出意外就追悔莫及了,也算给大家的一种安全警示吧。可小孩哪管这些啊,所以,菱塘里只要是岸边能够得到的菱棵,基本上是没有菱的,它也来不及长啊!

  偷菱,我们一般不在村东菱塘,困为它紧挨着村子,来来往往的人不断,还没有遮,一眼可望到头。我们会选择在村西边菱塘,离村子稍远一点,偷菱时小伙伴有分工,叫上两个比我们小的望风(放哨),装着割草,如有人来,立即发信号。偷的菱一般都平分,吃完后开始割草,然后若无其事回家。我还记得有一次,在村西粪箕浜里偷菱时,一不小心滑到河里,好在水不深,裤子都湿透了,慌慌张张爬上岸,赶紧脱下来拧一下水,仍旧穿好焐干,怕回家挨骂故意在外多逗留一段时间。回家时裤子还没干透,心照不宣,不用狡辩,母亲知道是怎么回事,还是挨了一顿骂,少不了还来一句“淹死拉倒”。

童年吃菱

责编: 蒋彩婷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融媒体中心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

邮箱
昵称
密码
确认密码
手机号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