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喜迎桃李会
来源: 作者: 日期:2020-09-03  报料热线:86598222

  别梦依稀六十载,

  湟里桃李纷沓来。

  西太仙子如相闻,

  当会喜极洒泪水。

  我执教鞭十八岁,

  汝等恰足乳臭辈。

  尔今霜雪古稀年,

  难忘师生情深海!

  “你们好,早安!望在聚福楼相聚,圆师生会梦,诚邀!”这是我6月11日早晨发出的邀请函。

  6月11日中午,西湖街道聚福楼瑞福厅内飘荡着阵阵歌声。“我们站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浑厚淳朴的嗓音,催发着这群古稀老人的容光,似诉似忆,似酸似甜。他们是从湟里专程而来,与他们阔别60载的我这个老班主任相叙的,我为他们击掌而和。

  领唱的是69岁的薛璇芳,合唱的10位银发老人,曾经历了沧桑岁月,在武西南地区写下了辉煌。他们中,有做企业、金融的,有从事教育和文艺的,都是当地的业界翘楚。

  时光追溯至1961年,我刚从武进师范毕业,18岁被分配到湟里中心校任教,任五年级丙班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其时我乳毛未脱,便和这群比我小几岁的小朋友打成一片,从此有了不解之缘。

  两年后,我调走了。分别愈久,思念愈切!维系我们这段感情的可能是我对他们的关爱和鼓励。

  上世纪60年代是一个缺吃少穿的时期。每当上体育课时,我常常让孩子们背靠墙壁,面朝太阳,减少运动,控制饥饿。我35元工资,仍会为孩子们花钱,在我办公桌抽屉里总备着一扎扎铅笔和一摞摞本子。这些农家学生常常为缺笔少纸犯愁,每每见到此,我便会悄悄地叫上他们,把笔或本子塞给他们。

  有些学生犯错,学生放学后,我往往步行十几里走访学生家长,不让孩子直接“丢脸”。

  我深知,鼓励是激发学生内生动力的最佳教育方法。

  薛璇芳,长相靓丽,歌喉甜美。我常对她说:“好好努力,长大后可做一名出色演员。”这句话深深地种植在她心田里,十年后,她成为武进锡剧团的一名台柱子。

  李锦梅,品学兼优,性格文静。我对她说:“你今后可以当一名好老师。”她不负我望,十年后,从南师大毕业,成长为湟里高中的优秀老师,并担任了教导主任一职。

  钱进,德智体全面发展,学雷锋的积极分子,我在雷锋照片的反面给他题词留念。当年,我亲手写了“三好学生”奖状。在觥筹交错中,他掏出了珍藏60年的雷锋照片和获奖证书。那褪了色的蓝色钢笔字体,见证了那段情深谊长,令在场的全体学生唏嘘不已。

  是我与他们每天的诗词交流促成了这次“师生会”。

  曾任湟里商行主任的路玉明来诗《江城子,乐无边》:

  常忆六十年前,我童年,君笑脸,辛勤耕耘,桃李一片片。悄然分别无相见,月光下,常思念,公今八十似壮年。太极拳,常习练,古道热肠,诗稿一片片。国泰民安好世界,身康健,乐无边。

  原湟里镇电站站长来诗《决心戒烟》:

  陶公能武又能文,

  实足返老真顽童。

  今年待我一想通,

  踏您后尘跟着冲。

  6月11日晨我复诗一首:

  我在宅中等你们,

  不知暖风能送行?

  莫待前途无知己,

  空举玉盏当酒樽!

  当他们车队已发,又接来诗:

  细雨濛濛浥轻尘,

  我等一行已启程。

  难得师生叙一堂,

  共诉当年一段情。

  酒酣茶兴,又即兴赋诗一首:

  难得一见畅了怀,

  聚福楼里情满载。

  都是少年好友最,

  下次尽兴还相会。

  时针已是下午2点,相见时难别亦难,大家依依不舍,我举起酒杯,深情地说:“明年此时此刻,我们相聚在我家西太湖绿地香奈别墅,大家一起面对西太湖痛快畅饮!”

喜迎桃李会

责编: 蒋彩婷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融媒体中心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

邮箱
昵称
密码
确认密码
手机号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