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夏天的雪花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20-08-28  报料热线:86598222

  □ 赵军 我所拥有的,就是我所经历的一切。

  玉米结穗的时候,要把玉米秆上下边的叶子打掉,便于通风,这样才能长出又大又好的棒子,才会颗粒饱满。参加这项劳动的时候,我大概十二三岁。玉米地里又闷又蒸,不一会就汗流浃背。那片玉米地在地头看,枝叶繁茂郁郁葱葱,像一幅莫奈的油画。但打起叶子来,那片片叶子,却又像刀像剑,一不小心就会划破脸膛,划破手臂,划破脚踝。才打了几行,我的小脸已经被晒得火辣辣的,身上也伤痕累累,胸也闷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一种中暑的感觉让我头晕目眩。

  父亲看到后,就马上拉着我到地头去,通风、喝水、休息。

  这炎炎的夏日,能有一场雪多好啊!我幻想着雪花飞舞的情景。

  可是,天空没有雪花,大地没有雪花,我却在父亲的后背上发现了雪花。

  父亲穿着蓝色的褂子,汗水已经将褂子湿透,渗出的汗渍,凝结成了一层“雪花”。整个后背,像一幅地图,又像一幅水墨画。我痴痴地看着,用手摸一摸那“雪花”,放在嘴里,咸咸的,苦苦的。

  若干年后,我又看到了大面积的能立起来的“雪花”。

  那是哥哥的一件衬衣。

  当时他是龙亢农场第五分场的场长。麦收期间,他们场有几千亩的麦子要收,他要全方位地负责,没日没夜地在田间盯着操劳着。没有时间回家换件衣服,洗个澡,饭也是送到田间地头的。那天他从分场回来,进门脱下衬衣往地下一放,不料那件衬衣却立了起来,直挺挺的,像一个坚强的战士。那是一件草绿色的军用衬衣,汗渍一层一层地不断浆洗着衬衣,把衬衣浆得硬硬的,铁甲一般。渗出的白色汗渍,雪花般层层堆积,那衬衣终于立了起来。看到这样一件衬衫,我忽然想到的是红军爬过的雪山。绿军装上,那“雪花”有的洁白,有的暗灰,有的淡黄。闻一闻,那“雪花”是臭的咸的苦的,混合出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真好!如今随着机械化程度的提高,农业生产劳动有了很大的改善。振兴乡村经济,建设美丽乡村,走在乡间田埂观光,人们更品尝到了幸福的甜味和庄稼混合的清香。

  昨天我有事从外面回来,大汗淋漓。进门后不久小孙女就让我给她骑大马,她发现了我衣服上的汗渍,用小手摸了摸说:“咸咸的。”接着问道:“爷爷,这是盐吗?”我说不是,这是夏天的雪花呀!小孙女哈哈大笑,惊奇地喊道:“夏天的雪花,夏天的雪花!”

夏天的雪花

责编: 庄恩慧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融媒体中心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

邮箱
昵称
密码
确认密码
手机号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