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抹不去的“烟火味道”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20-07-16  报料热线:86598222

  咱爸咱妈

  □ 周红军

  从老家回来好几天了,身上依然有一股烟熏味。

  烟熏味来自老家的厨房,由于没有油烟机和排烟设备,厨房里一烧饭就烟雾缭绕,有老锅灶烧柴火的烟味,有灶上炒菜烧汤的油气味。身在这样的环境,衣服上总会浸盈着这种厨房味道,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食人间烟火”吧。

  老家的房子是建了近10年的砖瓦房,分东、西两间,中间是一条大通道,建房时我们尚未有买汽车的打算,但父母亲认为以后“汽车会入平常家”,所以坚持留有这条通道以备日后停车之需。厨房在东边一间,屋里被一堵墙分成南、北两个区域,南边为操作间,北边为餐厅。操作间里,靠南面窗户位置是老灶台,北面靠隔断墙是一排橱柜。在我的多次提议下,父母同意用液化气灶,于是东面临墙放置了液化气灶。北边说是餐厅,也就放了一张老式八仙桌和几张凳子,倒是旁边的冰箱添了几分现代气息。尽管摆设过于古朴,但这样大面积的厨房在我们老家的农村地区较为少见。问母亲“专设厨房”的缘由,母亲笑道:“你们回来,厨房大一点好忙活,这样才有‘家’的味道啊……”

  这样的厨房,平常是冷清的。因为我自工作以来,回家次数就变少了,结婚生子后,生活的重心转移到孩子身上,回家次数更少了,有时携妻带儿住上一两晚,父母亲就很开心了。平时,老两口的饮食很简单,摆在桌端的是自己种收的杂粮菜蔬,有时为了省力省事,早晨烧一大锅玉米稀饭,接下来三顿就着山芋或芋头、自己腌制的咸菜打发过去。我有时忍不住责怪他们过于将就和节省,老母亲说:“上了年纪的人,吃点粗茶淡饭就可以了,要吃得那么精细干什么呢?”

  而当我们回家,厨房会一下子热闹起来,提前准备的食材早已分类,整齐地放在橱柜的操作台上。我们一到,老两口立马忙活起来,父亲把灶膛的火烧得旺旺的,烟味有时呛得他不停咳嗽,腰椎不好的母亲弯着腰,在灶上和操作台之间来回忙碌,一番煎蒸炖炒,厨房里烟雾氤氲,各种香味直入心脾,从窗户外溢的白色雾气,正袅袅升腾,香飘四溢。

  可是,被父母亲盼回来的我们显得无所事事,妻子和孩子无聊地玩手机看电视。等父母一句话“吃饭了”,才慢腾腾地往餐厅走去,一进里面,小家伙还会抱怨“烟太大味呛人”。

  曾经和爱人、孩子谈论过每逢回家时父母亲忙碌的辛苦,分析过平常父母的简单节俭和对后辈的倾情付出,指出过我们理所当然享受的不敬,大家似乎心有所动、情有所感,然而等下次再回老家又情景重现。

  一位和我一样生在农村、父母同样勤俭的朋友曾跟我诉说抱怨,他看着妻女回家优哉游哉,双手不沾水、饭来即张口,忍不住指责一番,然而他女儿的一番话让他恼火而无奈:“现在生活这么好,爷爷奶奶平常干吗舍不得吃呢?为什么非要等我们回去才舍得买这买那呢……”而他妻子的话又让他语塞:“我要帮着干活的,你爸爸妈妈不让,他们非要这么辛苦自己……”看着朋友一脸怅然,我深有同感。

  我和儿子讲述祖父母艰辛的过去、节俭的由来和对后辈的无私关爱,儿子很感兴趣也很感动,不过他的眼神表明似乎在听一个久远的故事,而这故事和他自己是无关的。

  闻着身上的烟味,回想着因为我们的回家,老父亲老母亲夏天汗流浃背、冬天双手通红地忙碌的场景,心中升腾起无限的温暖,又充满了歉疚,面对父母的付出而不求回报、默默给予而毫无怨言,我们该如何报答呢?

  那烟火的味道呵——

抹不去的“烟火味道”

责编: 庄恩慧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融媒体中心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

邮箱
昵称
密码
确认密码
手机号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