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难忘的读书岁月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20-07-16  报料热线:86598222

  □ 雪堰镇潘家老干部党支部 吴广达 我住在农村,看到左邻右舍的孩子,刚学会走路和讲话,就上各种早教班。之后,孩子的父母会不惜代价,千方百计让孩子进名校,读重点中学,上名牌大学。回想起我小时候艰辛的读书历程,哪能与他们相比啊?

  新中国成立前,我出生于一个非常贫困的农民家庭,家里人口众多,生活十分艰难。新中国成立后,当地政府利用村里的一座祠堂,办了一所一至四年级的复式班初级小学,只有一名教师,四个年级合在一个教室交替上课。教师由学生家长轮流供饭,虽办学条件很差,但还是给村里的孩子入学读书提供了很大方便。稍懂事,我看到比我岁数大的孩子相继入学,也盼着能早日上学读书,经常到学校隔窗观看他们上课。1953年,我总算到了上学的年龄,学校招生报名的第一天,我第一个到学校报名入学,却被父母注销了。后来我才知道,因为家里经济困难,哥哥姐姐正在上学,如果我再进学校,家里负担不起。我非常难过,再三恳求,坚持要上学,父母见我求学心切,才同意我重新报了名。入学后,我学习非常认真,成绩优秀,后来考取了初中。

  我读初中的三年,正是三年自然灾害期间。那时粮食非常紧张,我家经常是有了上顿没有下顿,主粮不足瓜菜代,自然填不饱肚子。常吃的主粮是用米粉或面粉做的糊糊,或用少量大米煮成的非常稀薄的粥,很易消化,肚子好像总是处于饥饿状态。我家离学校很远,必须自带中饭在学校用餐,有的时候中饭也无粮可带。由于生活得不到保障,影响了我的学习成绩,没有考取高一级学校,所以只有初中学历。可喜的是,我毕业后第二年,江苏省句容农校到当时的武进县招生,我幸运地被录取了,又重新获得了上学读书的机会。

  江苏省句容农校是一所三年制的中等专业技术学校,我们这一届学生,本来是在1964年春季开学到1966年底毕业,但事情发展总是不那么顺利。就在我毕业的那年,遭遇史无前例的“文革”,全国一片混乱,学校也停课“闹革命”。因为我看不惯那些帮派斗争,于是当上了“逍遥派”,有时到学校里混些日子,有时在家里干些农活,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又度过了三个年头,直到1969年底,学校才给我们补发了毕业证书,结束了我的学校读书生活,终于走上了工作岗位。

  学校毕业后,我先后在乡农科站、大队党支部和三个乡镇政府机关工作。因为我经历了上学读书的艰辛历程,和书结下了深厚的情缘,养成爱书、看书、藏书的良好习惯。每当工作调动,总是把所有书籍,包括杂志、简报,片纸不留地按年份捆扎好带回家,并整整齐齐地放在书房里。由于我资料保存完整,本世纪初,雪堰镇志修编办把我收藏的各种地方志、年鉴等资料全部借去参阅。我在2006年退休,退休后有的就是时间,翻阅报刊、文件之余,我重新阅读了保存几十年的书籍杂志,还经常去一些单位和村镇,把他们准备处理的书刊带回家阅读。外出旅游,我不愿意听凭导游安排,去购物点购买土特产,而是独自到书店寻找我喜爱的书刊。

  书到用时方恨少。以前在职时,我总感觉到自己的知识水平跟不上工作的要求,只怪自己年轻时没能好好学习。现在,我已是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了,在此恳切希望,当代的青少年要珍惜现在的大好形势,认真学习,练好本领,今后为我国实现现代化强国作贡献。

难忘的读书岁月

责编: 庄恩慧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融媒体中心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

邮箱
昵称
密码
确认密码
手机号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