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外公与《清通鉴》
来源: 作者: 日期:2020-07-09  报料热线:86598222

  外公在我的记忆中既清晰又模糊。清晰的是他和蔼可亲的面容,苍劲有力的字迹,学富五车的才识和编纂《清通鉴》的顽强毅力。模糊的是外公一生坎坷的际遇,《清通鉴》尚未出版的遗憾,这些逆境遭遇从未曾听他提起,都是从家人口中得知。清晰和模糊的记忆,勾勒出外公不平凡的一生。

  小时候在外公家,觉得外公狭小的书房很神秘,里面堆满了书,外公每天一头扎进书房,写着什么。直到我第一次看到《清通鉴》全书的电子稿,我才意识到,外公做了一件多么伟大的事情。外公在认真阅读了《资治通鉴》及其他一些史书后,深感没有一部清史为一大憾事。他希望继《春秋左氏传》《资治通鉴》《续资治通鉴》《明通鉴》之后,能够续成清代通鉴,完成我国自先秦开始至清朝终结的编年史书,填补祖国历史文化的一项空白。于是,外公自1980年开始着手编修《清通鉴》。《清通鉴》全书约241万字,历经三十载春秋,其间三次编纂修订,不断完善,最终手稿超过600万字。外公抱着补全历史空白的赤诚初心,完善封建王朝编年体史的满腔热情,以一己之力,单枪匹马的勇气,求实严谨、秉笔直书的决心,锲而不舍、坚韧不拔的毅力,才有了今天《清通鉴》的成书。

  《清通鉴》的成书过程困难重重。外公遵循名家大师“无一字无来历”的治史经验,曾远赴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学习交流数月。此为一难。开始之初,外公当时是学校的骨干教师,工作繁忙,为了做到教学科研两不误,他把日程排得无丝毫间隙,全身心笔耕墨耘,这一坚持就是三十载。此为二难。他从一个对电脑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最终把241万字《清通鉴》全部输入到电脑中,花了整整三年时间。此为三难。最让我动容的是在《清通鉴》第三稿修订时的一个小细节。当时,外公身体状况已经不容乐观,他事先准备好一张字条,上写:“书稿因故不能完成,请用第二稿有关章节补全。”写完一卷,转移一次。庆幸的是,《清通鉴》第三稿最终修订完成,没有要用旧稿代替。

  《清通鉴》的出版同样历经坎坷。自1987年第一稿完成之初,《清通鉴》就受到很多人的关注和鼓励,这也是外公继续下去的不竭动力。上世纪80年代,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盛情邀请外公访问北京,为《清通鉴》召开专家座谈会。90年代初,《清通鉴》一度受到江苏古籍出版社的重视,由出版社约请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邓瑞先生审阅。90年代末,外公又以《清通鉴》为题申报国家级社会科学研究项目,此举曾受到省市领导的关心与支持。但是这一切努力,也无法改变《清通鉴》至今未能出版的窘境。他在《清通鉴终篇述怀》中写道:“令我始终不能平静的是,我花费21个春秋三易其稿完成的呕心沥血之作,竟然无法见世人一面就将被遗弃于襁褓之中。”没能出版有多方面的原因,其中最主要的还是经济方面。2019年底,我为《清通鉴》设计好封面,将电子稿排版打印,把全书装订成册,共计16本。我想这也是我目前为止能为《清通鉴》所做的唯一事情了。

  最后摘录外公于2000年修订的《清通鉴终篇述怀》中所作的《水 调 歌 头·清通鉴终篇述怀》,以作怀念。

  笔落风雨惊,史成鬼神泣。为续通鉴资治,耕耨八千日。耗费半生心血,竭尽全家收益,苦衷对谁说?文章千古事,难计得与失。

  司马光毕秋帆传夏燮。江山代有才人,编年仗接力。皇朝盛衰兴替,舆情褒贬扬抑,治乱留前辙。遗爱新世纪,青史补空缺。

外公与《清通鉴》

责编: 蒋彩婷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融媒体中心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

邮箱
昵称
密码
确认密码
手机号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