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岁月酿了一瓮樱桃酒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20-07-03  报料热线:86598222

  □ 赵方洁 楼下新开了一家水果店,门左侧不起眼的地方摆了一筐樱桃,一颗颗小巧圆润、鲜红可爱,似玛瑙,如璎珠。

  细想来,现在正是樱桃上市的季节。我心中陡然一动,樱桃与我,可是老朋友了。

  一切回忆都要从我的一双手说起。从小,我就手脚冰凉,老师同学们纷纷调侃,美其名曰“寒冰掌”。然而,在这个玩笑话的背后,只有我和妈妈知道这“寒冰掌”真正的厉害。“寒冰掌”每年冬天都会化身冻疮,从第一年的12月到下一年的3月与我相伴。

  这个局面直到樱桃酒的出现,才得以缓解。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得知,樱桃酒内服外用可以治冻疮。我如获至宝,一回家就把这个救命稻草般的秘方告诉了妈妈。当我兴冲冲地说出这个“千年古方”后,妈妈似乎并不高兴。她是一位严厉的母亲,我从小最怕的亲人。妈妈眉头一皱,瞪了我一眼,道:“在学校就知道谈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也不知道你的心到底有没有放在学习上。”当第一个字冷冷地蹦出来后,我就知道情况不妙,这又是一场糟糕的对话。我默不作声,闷头吃饭,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脑袋嗡嗡的,心里只觉得说不上来的委屈。自那以后,我再也没提过樱桃酒的事儿了。

  那年冬天,冻疮不约而至。冬日里,床边坐着妈妈,她在药箱里翻出了冻疮膏,一个劲儿地往我手上抹,边抹嘴里边嘀咕着。我脸朝里,不理她,心里暗暗思忖,不听我的好主意还怨我。那年冬天和生命里之前的冬天没什么两样,我的双手从疼到痒,从细到粗再到细,又走了一个熟悉的流程。

  第二年,六月里的一天,我发现橱里原本放碗的位置旁多了一个小罐子,好奇心驱使着我拧开盖子,一阵幽幽的酸甜香气,一种不可名状的清香,一种淡淡的美好。为了不让妈妈发现,我立马盖上盖子,关起了橱门。之后每顿饭,妈妈都会端上来一小杯宝石红的饮料,直觉告诉我,那就是“樱桃酒”。但我没问,妈妈也没说。半年多,整个屋子都弥散着酸酸甜甜的清香。果真,那年冬天,一切都明朗了。

  我的妈妈,一个倔强的人,一个不轻易表达感情的人。我心中五味杂陈,既惊喜又得意,既感激又兴奋。我终于还是没憋住心里的话,兴冲冲地跑过去说:“怎么样,还是樱桃秘方管用吧!”谁知妈妈朝我淡淡一笑,眼里满是宠爱,仿佛冬日里一抹暖阳,将我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温暖了。

  那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那时我还小,那时她也还未老。

  转眼间,我已不再是家里的常客,到了异地他乡,开启了自己的求学之旅,但樱桃酒始终是我不离不弃的伴侣。

  岁月是可爱的,在它那里,我渐渐品味出妈妈“润物细无声”的爱;岁月又是无情的,“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斗转星移,我才领悟到,世间的爱也是千姿百态的。有的爱热烈而浓郁,犹如白兰地,只一口便令人热血沸腾;而有的爱却深情且内敛,正如这樱桃酒,初品看似寡淡,实则回味无穷、持久弥香。

  细细想来,真真是岁月酿了一瓮樱桃酒。

岁月酿了一瓮樱桃酒

责编: 庄恩慧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融媒体中心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

邮箱
昵称
密码
确认密码
手机号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