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忆莳秧
来源: 作者: 日期:2020-06-28  报料热线:86598222

  “农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端午前后,在阵阵蛙鼓、声声布谷鸟催人忙的叫声中迎来了常武地区莳秧的季节。

  16岁那年,我开始跟着父亲学莳秧,经一季的努力学习,在我脑海中最深的一句话“莳秧是农民‘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典型写照,是最苦最累而最讲究技术的一门农活”,至今仍铭刻在我脑海中,难以忘怀。

  农谚说“秧是安心草,早莳收成好,小麦抢到家,农肥撒在田;洋龙(就是抽水机)灌满地,户户开秧门”,莳秧开始了。

  开秧门这天,母亲凌晨就提着马灯到秧苗田里拔秧。到东方露出鱼肚白时,她的身后已整齐排列好几十把秧苗了。这时三位姑妈也前来帮忙,小姑妈是双手拔秧,她的两手齐头并进,又快又好;其他人是单手拔秧,一手撩秧、一手拔秧,成一大把时,洗净秧苗根部泥土,用稻草扎成秧把子。到太阳爬出山,她们身后已有好几百把秧了,像部队里战士列队一样,整齐排列,正等待父亲早饭后将秧把挑到莳秧田中。此时,三位姑父也陆续到达过来帮忙莳秧了。那时,听七大姑八大姨说,莳秧人最喜欢莳我母亲拔的秧把子,因为她拔的只要把结秧把子的稻草轻轻一勒,秧苗就像扇子一样自动摊开,齐集排列,将左手指一掭,五六棵秧苗随手过到右手了,不多不少,莳秧的人很顺手。

  吃过早饭,父亲和姑父们来到秧苗地,将拔好的秧把子一层一层地像宝塔一样装进苗篮或土笪运到要莳的田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窄窄的很滑的田埂上,来到要莳的田边,一把一把地将秧把子抛到田中,这就是抛秧。父亲对我说,抛秧也要有本事,力求抛的位置准确,并要求均匀,要保证莳秧的人身后随手拿到秧把子,而又没有多余的。

  秧把子抛完后,就可下田莳秧了。莳秧有个约定俗成的规矩:第一个下田莳头沓的人,必须速度快,而且横竖笔直,可以说是标杆。快与慢、好与差,大家心知肚明。莳秧有规矩,一行6棵,不仅横要直、竖要直、株距平均、行距相等,而且要达到一定的密度,1米长内必须莳到10棵以上。父亲边莳边现身说法,他对我说:“手把青苗插野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棵清净方为稻,退步原来是向前。”莳秧以退为进,他时刻观察我莳秧时身体前弯半蹲的姿势是否到位,胳膊是否撑在膝盖上,并再三提醒我双脚站位、移动和双手掭秧、拈秧以及秧苗蔸距、行距如何控制等各种要领。双手配合要默契,左手大拇指和食指掭五六棵秧苗,右手大拇指、食指和中指将掭好的秧苗拈过来,插入泥土中两三厘米,浅了秧苗容易被风吹走。特别强调右手三根手指将秧苗插入泥土时,中指和食指必须挺直用力往下插,而大拇指只能轻轻扶着秧苗贴住中指和食指,才能随食指和中指插入泥中,绝不能把大拇指也插入泥土中,这样莳的秧不利于分蘖。

  一季秧莳下来,我觉得已掌握了莳秧技能,速度大有进步,得到了父亲肯定。在吃饭时,问起体会时我说:“有三怕一乐。”即一怕:腰酸背疼、脖子难转、手脚指变黄;二怕:一季莳秧经十天半月,因浸泡在泥水中,又受田中农家肥腐蚀,手指、脚趾溃烂钻心难受,还有可能被蚂蟥吸血;三怕:莳秧技术要求高、速度要快、绝不能偷懒,怕莳的秧不合格。一乐:看着水田变成一片绿色,再苦再累也情愿也快乐。我的“三怕一乐”体会得到父母、亲戚的赞许,大家一致认为,我已交上了合格的考卷。

  时光飞逝,转眼60多年过去了,父母亲早已离世,我也是快进耄耋年龄的人了,我们小时候梦寐以求的“四个现代化”中的农业现代化已成为现实,机械化耕作让“面朝黄土背朝天,弯腰曲背汗满面”的莳秧成为历史。

  如今,种田享福啦!莳秧、收割全部机械化。而人工莳秧成了旅游看点,让游客站在田埂上观看久违的莳秧人戴着麦草帽,辛勤劳作的莳秧场景,感受历史悠久的农耕文化,了解中国人民的勤劳和智慧。

  时过境迁,往事如烟,唯一不变的,是我难忘的记忆。

忆莳秧

责编: 蒋彩婷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融媒体中心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

邮箱
昵称
密码
确认密码
手机号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