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去阳澄湖罱黑泥
——“青春日记”之一
来源: 作者: 日期:2020-06-04  报料热线:86598222

  1970年10月4日,晴。生产队人多田少,烧水、做饭、烧猪食,全队人家常年缺烧草。我和村里两个年轻人决定去阳澄湖罱黑泥(黑泥因含腐蚀质,能燃),我和夫兴、兴全在12点时开船,到双庙闸下午2点。今天是逆风,背纤到五重泾遇三河口东姚一老汉,名曰和尚,挑篮去无锡,见我们空船,又是家乡人,便提出搭船,我们答应了。夜晚在白汤圩吃晚饭,我们也给老汉盛上一碗,他十分感激,到了无锡高桥轮船站,以一竹篮相赠。

  晚间我们将船开至五桥。凌晨4点,睡在水泥船舱内的我觉得船有些晃动。睁眼一看,只见一人跳上船,鬼鬼祟祟,东找西望。我推醒了夫兴和兴全,三人一跃而起,质问对方上船干什么。那人好似早有准备,不慌不忙地说是过路的,没地方住宿,想上船借宿。俗话说:捉贼捉赃。因当时也没见他拿什么东西,我们便把他轰上了岸。经此一闹,大家皆无睡意,便随那人在岸上行走,突然我发现岸上树下有一担生姜,心中觉得蹊跷,便喊了起来:“谁的生姜?谁的生姜?”见无人应答,我故意对夫兴说:“既然是无主生姜,先挑到船上再说。”此时,下船人突然着急地拦着说:“不要挑,不要挑,这生姜是我的。”至此,真相大白了,下船人是卖姜人,他先将生姜藏在别处,以“借宿”为名,趁人熟睡不觉,来个顺手牵羊。我们见他的筐里还有一副秤杆,愤怒地将它折断了,告诫说:“就你这副德性,卖姜时肯定会扣人斤两,我们要叫你今天卖不成姜。”这真叫:偷鸡不成蚀把米。

  10月5日,晴。天未大亮,我们就开船走了。吃过早饭,我背纤到梅村,接着夫兴上纤,背至茅堂桥,后无路可走,一直轮换摇船至坊桥吃中饭。饭后即行,转至黄埭、蠡塘、里口,日落之时来到阳澄湖口。但见白浪滚滚,宽广无边,加上人被湖风一吹,心情舒畅,精神又振。在湖里行了一个多小时,在一个叫阳澄村的地方停船住宿。抽空作诗一首,《船行阳澄湖有感》:阳澄湖,宽又宽,水清映人;风劲吹,波涛滚,激流勇进。青年人,志气昂,万险不难;手把舵,心向阳,永朝前方。

  10月6日,晴。天亮之时,风吹浪打,起锚行船,站立船头,看东方日出,望波浪翻滚,心旷神怡。行了大约七八里,到了目的地。我们用的是罱网,罱到的都是浮泥。人家用的是铁制夹蚌机,能深入湖底,夹出来的泥又多又干又黑。至中午,舱内仅罱了一半,只得先吃饭。饭后再罱,至下午4点光景,趁顺风回至里口。吃了晚饭,摇船到蠡塘桥。当时风不大,我们轮流摇橹,晚10点多到黄埭。黄埭桥窄水急,我们三人,一人撑篙,两人全力摇船,上下五六次闯桥方过。过了桥,船又搁浅,我们又全力撑船,疲劳到极点,但又必须离开危险区,至深夜12点多方得休息。

  10月7日,晴。天未亮,大雾迷漫,开船行走,迷航三次。只得停船吃早饭。早餐后,东风劲吹,起锚扬帆,过桥落篷,只觉得人一阵轻松,齐声称颂东风吹得好。午饭时船到老马桥。傍晚,风渐小,兴全背纤从坊前至无锡南门铁路桥。我和夫兴接着摇船到五桥,仍挂帆。到了高桥,风丝全无,只得住夜。

  10月8日,晴。天亮之时,仍有雾,有微风,扬帆慢行。行不多久,只觉帆叶不对,才知吹的是对面风,赶紧落帆摇船。过了白汤圩,吃了早饭,我背纤至四河闸已近晌午,这时风向又转,挂帆急行。我们边吃饭,边行船,一直到五重泾、太平桥。风向又转,背纤至双庙,下午2点多进闸,顺内河道行至梁家桥大队七队桥边被该队水泥船所搁,5点钟到家。

  小结:这一次去阳澄湖路最远、人最少,且都是最年轻的人。历时四天半,路过四县(武进、江阴、无锡、吴县),遇到了许多困难,但大家团结一致,凭着一股闯劲一一克服了,每天都实现了预定目标,受到了一次锻炼。

去阳澄湖罱黑泥

责编: 蒋彩婷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融媒体中心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

邮箱
昵称
密码
确认密码
手机号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