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米糠团子也珍贵
来源: 作者: 日期:2020-05-14  报料热线:86598222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由于遭受自然灾害等原因,国家处于最困难的阶段。那时尤其是春三头和八九月份是农村最艰苦最难熬的日子,肚子总是吃不饱,因此当时的农村就有了“荒三春苦八月”之说。

  春天,春节过去已几个月了,搜肠刮肚,过年时肚里所攒的一点点油水早已耗尽掏空了,农村人普遍都到了等米下锅的境地,而田里的麦子才刚刚抽穗,还是青的。而八九月份,稻子虽然有点泛黄,但还未成熟,正所谓青黄不接时期。家里又没有了充饥的粮,面临着一熟接不着一熟的困难局面。在那个时候,我记得在春天,能给饥肠辘辘肚子充饥的,一是靠计划供应的米糠,二是靠红花草(荷花浪)。

  那时候,顺手偷扯一把甚至偷割一篮红花草的事是常有发生的,生产队干部也无计可施,因为实际情况摆在那,实在也不能多计较。后经生产队队委研究,决定干脆隔三差五,去长得茂盛的红花草田里有计划地割点,按劳动力人口合理分给社员,共同渡过难关。红花草加米糠烧糊粥,是当时村上大多数人家的共同食谱。为了既能合理节省,又能改变口味,有点智慧肯动脑筋的家庭主妇们常常也能做出无米之炊来,例如做糠粉红花草团子吃。就是把红花草放在开水里一烫,捞起稍许挤掉点水,用刀切碎,那时味精和油就免谈了,撒上点盐搅拌,然后把红花草捏成一个个团子状,放到准备好的米糠里来回滚几下,米糠就黏上了,糠粉红花草馅心团子就做成了,放在锅里一蒸,十分钟后,待揭盖起锅,少不了还有点清香扑鼻,令我们这些小孩子馋涎欲滴。

  那时,我家兄弟姐妹有6个,当时小弟还未出生。做一次团子,也只能分吃到两三个,哪里够吃啊!而母亲呢,忙乎了半天,只能吃到一个,甚至有时一个也捞不着吃,都让我们吃了。那时还小,什么也不懂,以为大人总会有吃的,现在回头想想,真是肠子都悔青了,真是对不起母亲!

米糠团子也珍贵

责编: 蒋彩婷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融媒体中心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

邮箱
昵称
密码
确认密码
手机号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