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病友间的情谊
来源: 作者: 日期:2020-05-14  报料热线:86598222

  年前,老伴因身体不适住院,肿瘤内科这个病房共三张床位,41床过几天就出院了,我老伴是43床。初见42床,以为她是个老汉,剃了光头,长相说话做事都很男派。从病床上坐起来很活络,有次挂盐水时要上厕所,她忘了把盐水袋拎在手里,一骨碌起来便向卫生间走去,吓得我赶紧去帮她拎盐水袋。我老伴与她相比真是弱多了,起床要帮她托背,要把拐杖给她拿好,我对老伴说:“你要是像她那样,我就省心多了。”我因此对这位男派老太便有了几分佩服。

  晚上,我睡在既是椅子又当床的铺上。睡之前,我与她们打了招呼,说我有打呼噜的习惯,请他们谅解。谁知睡到半夜,我腰部的老伤发作,疼痛得辗转难眠。无奈之下,我轻轻地穿好衣服下床,说实话我已经相当注意了,轻手轻脚地在病房里走动起来。这时,42床的男派老太开口说话了:“你先是打呼噜,现在一点钟还不到又爬起来了,我不要睡觉了吗?”我把情况轻轻地对她说了一遍,请她谅解。41床也对她说:“这里又不是疗养院,怎么能叫人家不起来呢?”可是她仍是叽里咕噜责怪不休,我便走出病房。走廊里暖气温度相对较低,我从这头踱到了那头,看看墙上的宣传牌子,再翻翻护士站旁边的宣传小手册,直到护士把病房的灯打亮,开始新一天的工作,我才回到病房。我俯在老伴耳边说:“我的声音大吗?”老伴答:“有一点但不大,主要是拖鞋声,你耳朵聋,听不到的。”我听了只得苦笑,说实在的,我在公共场所从未与人红过脸,总觉得大家相遇也是一种缘分,也许这一辈子仅此一面。我从没想到会与这位男派老太同住一个病房,唉!为什么要留一个不愉快的印象在回忆里呢?为什么对方就不能给予宽容和理解呢?想到这里,我不免有几分委屈。

  那天,她对我老伴说:“今天上午挂完盐水我要请假,回家过年祭祖,明天早晨来挂了盐水就准备出院了。”第二天,她回来时外面下雨,她带的雨伞怎么也撑不开,我见状帮她撑好放在走廊的角落。她挂盐水时,我见她一下子吃了6个鸭蛋,就叫老伴劝她不能一下子吃那么多,肚子要吃坏的,老伴说她家是养鸭的,她回来时没有吃早饭,平时也吃惯了的。她的盐水比我老伴晩挂了一个多小时,这时阳光已从窗户照进病房。前一天回家时,她已把部分物品带回家,因此离开病房时手里只有一个小布包了。她一个人匆匆地来,与我老伴打了招呼,便匆匆地离开了,但一会又折了回来,站在病房门口,挥手对我说:“再见了啊!”我赶紧站起来向她挥手致意。她走后,我忽然想起走廊里的那把雨伞,老太忘了,我赶紧乘电梯追到出院结账处,再到医院大门口,都没有看到她的身影,心里不免有几分惆怅和失落。

  病房里只剩下我和老伴了,根据医生的诊断和老伴的自我感觉,加上已是12月26号了,老伴归心似箭,便决定出院。老伴问:“这把雨伞怎么办?”我答:“带回去,给她送去吧,家中的鸭蛋快吃完了,顺便去她家买点。”第二天,我乘公交车到南夏墅,按照老伴说的地址,没有费什么力就找到了她家,老太连声说“谢谢”,一定要把鸭蛋送给我,我对她说:“临走我老伴再三关照的,不能占你的便宜,按市场价10元8个,再说你和我老伴是病友啊!”听了我的话,我见她的眼睛里似有泪花。

  再后来,因为防控抗疫,公交车停运了,她打电话给我老伴,问鸭蛋吃完没有?如果需要就叫她老头子用电瓶车送过来。我老伴亲密地叮嘱她要注意休养,要有战胜疾病的决心和信心,说:“当年有人造谣,说我只能活三个月,现在我已经跨过了9个年头的坎了。”然后老伴告诉她,“我老头子已经给你家联系好10多个要吃鸭蛋的人了,他也常常惦念你。”老太听了笑个不停,并向我问好。

  那些责怪和不满,一把遗忘的雨伞,病友间的相互关爱和鼓励,就这样融化在夕阳中优美的情谊里。

病友间的情谊

责编: 蒋彩婷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融媒体中心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

邮箱
昵称
密码
确认密码
手机号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