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母亲的苦瓜人生
来源: 作者: 日期:2020-05-07  报料热线:86598222

  “岂效荔枝锦,形惭癞葡萄;口苦能为偈,心清志方操;到底争齐物,从来傲宠豪;不是寻常品,含章气自高。”这首诗可谓将苦瓜描写得生动逼真淋漓尽致了。苦瓜通体清苦,母亲也一生清苦。难怪母亲生前常自嘲:苦瓜命!

  母亲出身于小地主家庭,可是因为家中的封建思想严重,她没有进过一天学堂。嫁给父亲后,与土地结缘,母亲喜欢将家前屋后种得满满当当、碧碧绿绿的,像一绿色海洋。每至草长莺飞的春天来临,她便忙着破土下肥育瓜秧。当嫩绿的新芽钻出地面时,母亲立马找来破箩筐罩在上面,唯恐遭鸡鸭鹅的袭击。接着,找出木桩、竹竿、芦柴、草绳等,在门前田地的东南方搭起两个漂漂亮亮的瓜棚,一个苦瓜棚,一个黄瓜棚。没几天,那些嫩绿的新芽变成了嫩绿的花头,母亲将它们一趟一趟地移至瓜棚下。

  小瓜秧们颇有灵性,顺着母亲的美好意愿一股劲地疯长,长出了许多嫩头、绿叶、丝藤,四处延伸、张扬。此时,母亲就像护理自己襁褓中的孩子一样,小心翼翼地将那些藤蔓牵引上瓜棚,让那些藤儿沿着瓜棚弯弯曲曲地往上爬,一边爬一边就开出朵朵黄色小花。一晃眼,花儿凋谢了,一只只小小的、可爱的嫩绿色纺锤体苦瓜挂在了瓜棚上。母亲常伫立瓜棚旁,喜不自禁。

  不久,夏天的餐桌上,总少不了母亲的苦瓜餐。清炒、凉拌、煮汤等,可那时连油盐都紧缺,肉腥更是成月不闻。可想而知,母亲的苦瓜餐是何等的苦涩!记得第一次吃苦瓜,我们每人只尝了一小片儿,便立马吐出来……母亲严肃地说:“苦瓜虽苦,但吃了有利身体。开始吃都是苦的,连续吃就吃不出多苦了。”但无论母亲怎么劝导,我们都没有吃苦瓜的欲望,更不会像她那样吃苦瓜时大快朵颐且津津有味。每次吃饭最后,母亲都将我们吃剩下的苦瓜吃个精光。她说,“吃苦”利于治病,更利于“补心”。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教育我们要有“苦瓜精神”,吃苦耐劳,苦尽甘才来。

  母亲只活59岁。在我印象里,母亲总是起早贪晚、忙忙碌碌。她一生几乎没吃过一顿安稳饭,睡过一次安稳觉,成天忙碌不休,累死累活。为了我们,她省吃俭用,积劳成疾,贫苦一生。但她很满足,觉得为自己子女受苦受累是天经地义的,更是心甘情愿、甜蜜幸福的。在那极度困窘的年代,父母靠土里刨食将我们兄妹四个抚养成人,真的不易。可就在我们一个个像出笼的小鸟飞出农门时,母亲却离世了,一天福都没享。我时常在品味母亲的自嘲:苦瓜命!苦瓜由嫩绿—青绿—淡白—红色,由苦涩—微苦—不苦—甜美,是一个完整的蜕变过程。母亲就似一只苦瓜,一剂“苦口良药”,她自己清苦了一生,却将最后的“甜”留给了我们。

  苦瓜苦自己不苦别人,故苦瓜又称之“君子菜”,有“君子之德,君子之功”。我母亲就是这样的人。所以,面对现在生活中的酸甜苦辣、磕磕碰碰,想想今天苦尽甘来的日子,再吃什么苦都觉得是甜的。因为与父辈们相比,我们吃的这点苦,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母亲的苦瓜情结也理解越深,并渐渐爱上了苦瓜。正如作家张小娴文中曾言:“当你爱上苦瓜的味道,或许已经不年轻,至少也走了一半人生的路程。”真乃至理名言也!

母亲的苦瓜人生

责编: 蒋彩婷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融媒体中心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

邮箱
昵称
密码
确认密码
手机号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