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劳动最美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20-04-30  报料热线:86598222

  □ 戚思翠 从古到今,劳动,这个闪光的名词,不因劳作的泥泞而黯然;劳动者,这个朴实的群体,因咸涩汗水的浸染而伟大美丽。

  上古洪荒,生产力极低,劳动环境极恶劣,但《诗经》里的描绘各式各样的劳动状况,都轻松愉悦,颇具情调。如《周南·芣苢》里“采采芣苢,薄言采之。采采芣苢,薄言有之。采采芣苢,薄言掇之。采采芣苢,薄言捋之。采采芣苢,薄言袺之。采采芣苢,薄言襭之。”小诗章节回环复沓,反复咏唱,像看到女子们在山坡旷野劳作,她们边采摘,边纵声放歌,美哉,妙哉!

  唐代李绅把劳动者的辛劳程度写到了极致:“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诗人生动刻画了在烈日当空的正午,农人依然在田间劳作,那一滴滴汗水洒在灼热土地上的情景。明代冯梦龙有诗云:“富贵本无根,尽从勤里得。”告诉人们所有的荣华富贵,无不是从艰苦的劳动中创造出来的。除此之外,无论是刘禹锡的“美人首饰侯王印,尽是沙中浪底来”,还是郑遨的“一粒红稻饭,几滴牛颔血”,都告诫人们要懂得尊重劳动人民,并珍惜那来之不易的劳动果实。

  生命因劳动而美丽,美丽因勤劳而精彩。宋代诗人范成大在《四时田园杂兴》中如此描述农民通宵打稻的情景:“笑歌声里轻雷动,一夜连枷响到明。”写出了农民劳动收获的愉快。而他在自己的另一首同题诗里有云:“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又把那种男耘田、女织麻、孩童也学种瓜等几幅饶有意趣的农家生产小景描绘得淋漓尽致,美不胜收。

  众所周知,陶渊明是我国伟大的田园诗人,他一生酷爱劳动。“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怀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籽。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便是最好的佐证,亦是他决心躬耕的伟大宣言。官场上的明争暗斗、尔虞我诈,他又怎能与之同流合污呢?所以,与其“误落尘网中”,不如“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来得自在,来得洒脱,来得畅快淋漓,来得无比美丽!

  古往今来,劳动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春夏耕耘,秋冬收藏;昏晨力作,夜以继日。美好的生活需要双手来创造,需要奋斗,奋斗就要劳动,不管是脑力的还是体力的,都是一样的光荣。劳动最美,早已成为人类永恒的主题。

劳动最美

责编: 庄恩慧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融媒体中心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

邮箱
昵称
密码
确认密码
手机号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