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桃花依旧笑春风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20-03-26  报料热线:86598222

  □ 李虎驼 三月桃花以其特有的艳丽,渲染着春色,成了明媚春光中的一道亮丽风景。

  春意盎然的阳春三月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此时的梅花完成了报春使命,已经退出争春的行列;此时的牡丹正孕育着蓓蕾,还显露不出它的雍容华贵。桃花成了笑傲群芳的主角,“草色青青柳色黄,桃花历乱李花香”,那柳绿桃红的景色,千百年来都是春天的写照。而桃花真正引起人们的注目,还是在陶渊明幻想出了那一片脱离尘世喧嚣的世外桃源之后。打那时起,桃花便成了后人梦幻仙境中不可或缺的点缀,成了文人墨客抒发春意的绝妙辞藻。“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山泉散漫绕阶流,万树桃花映小楼。”读了这些脍炙人口的诗句,就仿佛置身于一片掩映在桃花丛中的江南春色之中。“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王维的诗句将桃红柳绿,烟雨江南的春色渲染到了极至。而张旭的“桃花尽日随流水,洞在清溪何处边。”更引起人们对梦幻中世外桃源追寻的无限遐想。一曲《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把家乡的春色和美丽的桃花联系在了一起。是桃花装扮了春色,还是春色映衬了桃花?人们无须回答,其实桃花早就融入了春天之中。桃花和春色已经成了不可分割的和谐统一。桃花是大自然的精心之作,没有桃花的春天必将黯然失色。

  桃花虽然给人们带来了春天的愉悦,然而它依然被排斥在花中君子之外。它没有雪里红梅傲雪凌霜的品格,它缺乏空谷幽兰清心淡雅的气质,它不具备“蕊寒香冷蝶难来”的秋菊孤傲,它也不如亭亭玉立、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它的娇艳是那样弱不禁风,一阵清风,就能使它落红遍地;它的娇艳是那样短暂,一场春雨就能使它零落殆尽。于是,人们就把它和红颜薄命的女子联系到了一起,把女人的靓丽称之为“艳若桃李”,把婚姻以外的男女情爱称之为“桃色新闻”。

  崔护在群星璀璨的大唐诗人中,排不上名位,在浩如烟海的全唐诗中,他的存诗只有六首。而其中一首《题都城南庄》的诗却留传至今:“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据《本事诗》记载:“崔护于清明日游长安南城,见一庄园,花木浓萃,而寂若无人。崔护口渴,叩门求饮,有女子以杯水至,开门设床命坐,依小桃斜柯而立,意属殊厚。久之,崔护离去,女子送至门,如不胜人情,崔护亦眷盼而归。来岁清明,崔护复往寻之,门墙如故,而已锁扃,因题诗于左扉。”可见崔护这首诗是有感而发的,但不知是否是他自作多情,把别人的礼貌当作了有意。但“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缱眷情素却从此流传了下来。“人面桃花”也随后有了许多版本,元、明时期,就有许多以此为题材的杂剧。近代的评剧、粤剧乃至京剧都保留有《人面桃花》的剧目。当代歌后邓丽君的一曲《人面桃花》更是唱遍了华人世界。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诗人的无限惆怅和思念之情,已在这寥寥数语中表露无遗。离愁别绪,绵绵相思是人世情感的极致。“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欧阳修的词句表达的是同一种情感。“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这是陆游倾诉的另一个千古桃花之约,桃花似乎总在寄托着恋人的想思。

  又到了桃花盛开的季节。可以想象,青春靓丽的女孩,穿梭于桃花丛中,桃花因人面倍增艳丽,人面因桃花益添妩媚。一阵风过,落红无数,人在花雨中,恰似那飞舞的彩蝶,风姿绰约。这是春色的美,也是青春的美,是情窦初萌,生命勃发的美。星眼微睨、桃靥含羞。不知是人衬花娇,还是花映人艳。这一刻,春光和煦游人熏,妖娆桃花醉春风。不管人面桃花今后的命运如何,桃花终究增添了春天的色彩,人们不会因为“桃色新闻”而降低了对桃花的喜爱。因为那“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的桃花林,那“阡陌交通,鸡犬相闻……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的世外桃源,始终是人们心中的梦境。盛开的桃花依然给人们带来美的享受,那由桃花塑造的社会和谐,也是人们永远的憧憬。

桃花依旧笑春风

责编: 庄恩慧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