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水上舞台4月20日放映电影《芳华》 2018年4月16日-2018年4月23日停电预告 2018年4月11日-2018年4月18日停电预告 2018年4月11日-2018年4月18日停电预告 《武进文学作品选2017》正式出版
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深度观察 >> 正文
因为热爱,所以倾心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张莉 俞兢 日期:2018-04-16 12:46:05  报料热线:86598222

  春天的下午,阳光晒得人懒洋洋的,武进锡剧团的排练厅内却是朝气蓬勃。有的演员在认真对戏,有的演员压着腿练基本功,还有的在练嗓和圆场……几乎只要不演出的时候,演员们每天都会在这反复练习,“辛苦”和“枯燥”或许是他们最真实的生活写照。有人坦言,也想过放弃转行,但最终还是因为热爱,所以愿倾其所有时光。

  

QQ截图20180416124814.jpg

  保留了28年的戏校笔记本

  在锡剧团副团长曾丽军的办公桌抽屉里,一本泛黄的笔记本颇有年代感。“这是我读戏校时的笔记本。这些是我记录的重点知识,这篇是我第一次排戏后的感受……”曾丽军说,这本笔记本已经陪了自己28个年头,时不时都会拿出来翻阅,每次总会得到一些不同的感悟,但有一点是永远不会变的,那就是热爱锡剧的一颗初心。

  老家在丹阳的曾丽军,小学三年级时偶尔听到邻居家播放的锡剧磁带,就对锡剧着了迷,“当时就觉得锡剧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从那以后,听《彬彬腔演唱会》、《珍珠塔》、《双推磨》等锡剧磁带成为了曾丽军最大的爱好。“听的多了,自然就会唱了。”颇有天赋的他,在小学毕业后被丹阳文艺职业中学破格录取。

  “进了学校后,才知道要想成为一名真正的锡剧演员,要学的实在太多,所要承受的艰辛也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每天早上6点半起来练早功,一个动作往往一练就是2个小时。”曾丽军说,入学2个月后,他曾经偷偷和同学一起溜回家,准备不再学锡剧了,“但想想以后的人生要是没了锡剧,也就了无乐趣,于是又乖乖回校了。”

  因为热爱,所以坚持。多年来,曾丽军在锡剧舞台上成功塑造了一个又一个生动的人物形象,并获得了多项荣誉。曾在第二届江苏省戏剧节、第五届江苏省锡剧节上获表演奖;在第七、第八、第九、第十届市青年演员会演中获表演一等奖;在第四、第五、第六、第七、第八届“江苏戏剧奖·红梅奖”大赛中分获银奖、铜奖、优秀表演奖;主演的锡剧《玉兰花开》获第三届江苏省文华大奖。

  

QQ截图20180416124830.jpg

  徐州小伙做起了锡剧指挥

  张新玉今年31岁,来自徐州,在武进锡剧团担任司鼓指挥。不过,在22岁之前,他根本不知道有锡剧的存在。

  “遇见锡剧,纯属偶然,但此后便是注定一辈子在一起了。”张新玉告诉记者,学音乐教育的他,之前在南京市越剧团演奏唢呐。因为妻子是武进人,张新玉便想着到武进找一份工作。2009年3月,他偶尔得知武进有个锡剧团,便直接找到团长沈惠兰毛遂自荐,凭着过硬的业务能力,成为了武进锡剧团的一员。“毫不夸张,他的唢呐演奏技术绝对是常州数一数二的。”曾丽军说道。

  后来,张新玉才知道,团里领导录用他的时候,就有意让他担任司鼓指挥,着实让他有点受宠若惊。

  锡剧是一门综合艺术,一台剧目的演出需要舞台各个艺术职能部门的协作才能完成,而司鼓指挥则是戏曲乐队的“核心”和“灵魂”,在演员和乐队之间起“桥梁”和“纽带”的作用,也是全剧节奏、气氛、情绪的控制者。张新玉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语言关,“我作为指挥,必须熟记每位演员的台词,这也就意味着我必须要听懂吴语。”

  对于一个没有“童子功”的人,熟能生巧是唯一的成功途径。只要有空,张新玉总会抓紧时间练习。2年后,他成功指挥了第一部大型传统锡剧《金玉奴》。

  

QQ截图20180416124842.jpg

  11年龙套练就了“台柱子”

  多次在《哑女告状》、《玉蜻蜓》、《金玉奴》、《狸猫换太子》等剧中担当主角;先后在第八、第九届常州市青年演员会演中获表演一等奖;在第五、第六届“江苏戏剧奖·红梅奖”大赛中分获表演奖、优秀表演奖……拥有这个漂亮成绩单的正是武进锡剧团演员梅奇峰。

  受父母唱样板戏的影响,梅奇峰7岁就开始学唱锡剧,19岁进入丹阳戏剧总团。“每个学戏曲的,肯定都想做主演,但事实哪有这么美好。”梅奇峰坦言,自己足足跑了11年的龙套,才成为了女主角,“之前要么演孩子,要么演丫鬟。”她也有过迷茫——不知道是否该继续下去。“学习戏曲要耐得住寂寞。”以前上戏校时,一位老师说的这句话,让她坚持了下来。再小的角色,梅奇峰也会认真对待,无论是唱腔还是身段,总是把最棒的一面留在舞台上。

  2006年年底,梅奇峰成为武进锡剧团的演员。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的才能渐渐被剧团领导发现。一年后,她第一次登台唱主角,剧目是《哑女告状》。为了演出取得成功,排练的时候,梅奇峰铆足了劲。“那时是冬天,我每天都是练得上午一身汗、下午一身汗。”之后,梅奇峰成了剧团的“台柱子”,在舞台上熟练塑造各种角色。

  

QQ截图20180416124858.jpg

  形神兼备的年轻“老生”

  《秦香莲》中的王延龄、《清风亭》中的张元秀、《孟丽君》中的梁丞相……今年49岁的高忠伟已经是武进锡剧团里的“老生专业户”了。高忠伟是无锡人,16岁考入省戏校锡剧班,1989年进入无锡县青年锡剧团,2011年进入武进锡剧团。

  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艺术来不得半点虚假。高忠伟的声线非常醇美,且音域宽广、气息饱满,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让人艳羡的声腔,是长期“曲不离口”苦练的结果。无论演出多忙、多累,高忠伟从不忘练声、运腔,日复一日,锤炼出了浑厚通透的老生唱腔。

  老生有家庭老生、文武老生、奸雄老生之分,各个人物所处时代不同,身份性格也各异。高忠伟抓住人物特点,善于捕捉人物的内心世界,运用意识思维和形象思维双重观点,认真塑造每一个人物。

  每一部戏他都认真投入,但他最喜欢的还是《清风亭》。因为这戏是悲戏,最能体现老生演员的功力。曾经在一次剧团下乡演出时,一位戏迷赶到后台,拉着他的手从上到下仔细端详,带着质疑的语气询问:“你真的就是《清风亭》中那个‘张元秀’?这么年轻,真让人难以相信!”的确,身材魁梧、脸庞英俊、浑身上下洋溢着自信的高忠伟,很难和戏里满脸沧桑、老态龙钟的八旬老翁联系在一起。由此可见,高忠伟的老生表演已经形神兼备。

  

QQ截图20180416124913.jpg

  靠看碟片成就第三代“窦娥”

  2017年10月2日晚,2017锡剧联盟展演·青年花旦系列专场之薛平鸽在南京博物院剧场开演。薛平鸽情感跌宕起伏的三段好戏震撼人心,尤其是《窦娥冤·斩娥》,赚足了观众的眼泪,收获了台下一片赞誉。

  1981年出生的薛平鸽是前黄人,目前是武进锡剧团副团长,国家三级演员。1996年考入省戏校锡剧班,2000年进入武进锡剧团,师承沈惠兰。

  2005年,武进锡剧团要重新排演《窦娥冤》,这可是剧团的保留剧目,从1997年以来已经演了上千场,获奖无数。已经跑了5年龙套的薛平鸽,被委以重任担任第三代窦娥,既兴奋又紧张。没有老师现场指导,薛平鸽只能靠看碟片进行模仿,一遍又一遍地学,学不像就一遍又一遍地回放。等到《窦娥冤》正式公演,窦娥的愤恨、不甘、冤屈、绝望被薛平鸽刻画得细致入微,动情动心,字字句句,如泣如诉。

  多年来,薛平鸽用辛勤的汗水浇灌出艺术的果实。她曾在第六届常州市青年演员会演中获表演二等奖;在第八、第九、第十届常州市青年演员会演中获表演一等奖;在第六、第七、第八届“江苏戏剧奖·红梅奖”大赛分获优秀表演奖、表演奖和银奖。此外,在第五届江苏省戏剧节获伴唱奖,主演的小戏《馄饨飘香》和《午夜心语》分获江苏省“五星工程”金奖、银奖。

  

QQ截图20180416124926.jpg

  从半路出家到挑起剧团大梁

  吴铁军是江阴人,从小就喜欢唱锡剧,但一直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直至39岁那年,老家的一个业余锡剧团招生,他毅然报了名,随团跟学了3年,并于2011年获“江苏戏剧奖·红梅奖”大赛优秀表演奖。2012年,他被沈惠兰慧眼识珠,引进武进锡剧团,这才开始了专业艺术生涯。

  “刚进团的那段日子,确实压力很大。”吴铁军坦言,不是科班出身,就意味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吴铁军主攻的是小生,文武兼备,所以,平时练功时用的鞋子、裤子、扇子,几乎从不离身。

  吴铁军不负众望,入团不久就在《玉蜻蜓》、《双珠凤》、《清风亭》、《天要落雨娘要嫁》、《杜十娘》、《狸猫换太子》等多部大戏中担任主角,并多次获得剧团先进个人称号。

  2014年7月31日,对于吴铁军来说,是个终生难忘的日子。那天,他正式拜著名锡剧表演艺术家、梅花奖得主、锡剧王子周东亮为师,这意味着,他的唱腔和表演艺术水平将会有质的飞跃。

  如今,除了表演,吴铁军还在为锡剧的传承努力。他担任了武进区实验小学锡剧班的辅导老师,每周一次的课程乐此不疲,他要让锡剧为更多人知晓、喜爱和传唱。

因为热爱,所以倾心

责编: jiangcaiting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商业服务 | 申请友情链接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