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2018年3月8日-2018年3月13日停电预告 关于2017年度武进区文化产业引导资金扶持项目的公示 2018年1月31日-2018年2月5日停电预告 2018年1月25日-2018年2月1日停电预告 2018年1月22日-2018年1月30日停电预告
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深度观察 >> 正文
校外培训机构“野蛮生长”的背后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王宁 俞兢 日期:2018-03-12 09:46:01  报料热线:86598222

QQ截图20180312095139.jpg

  提高班、培优班、精英班……近年来,形形色色的校外培训班层出不穷,动辄数千、数万元的花费也难以阻挡家长们的热情,孩子们的课外培训负担越来越重。如何为学生、为家庭减负,成为当前政府、社会、家庭共同思考和发力的问题。

  近日,教育部、民政部、人社部、工商总局四部门办公厅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下称《通知》),决定联合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通知》的出台,让许多家长和学校拍手称好。但人们最关心的还是,重拳出击之下,校外培训机构的乱象能否得到遏制?毕竟,这几乎是教育部门年年喊打的目标。

  校外培训机构:野蛮生长,利字当头

  近年来,不少不知名的校外培训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些培训班的教学点,有的扎营在学校边上,有的藏身在写字楼内,有的甚至猫在住宅小区。这些校外培训机构的魔力在哪里呢?

  普通班、提优班、突击班、承诺班……这些校外培训机构大多凭借作业难、择校热,高举“提优补差”的幌子,行应试教育之实,对家长打“心理战”。

  已经从某教育培训机构离职的唐女士向记者报料了很多校外培训机构招揽生源的“套路”:组织免费教学,把学生家长的电话收集起来,给家长打电话;包装“名师”,以中考、高考押题命中率为宣传点,派名师讲课吸引学生报名,可报名后名师就不见了,经常给孩子讲课的可能是毕业不久的大学生。

  关于培训老师的来源,唐女士说,一部分是聘请当地学校的优秀老师兼职;一部分是招聘的大学生,后者没有教师资格证。培训学校把大学生招聘进来,进行培训后授课,根据学生及家长反馈进行考核。如果有家长问起教师资格证,负责人会以“老师的教师资格证都被财务部收走了,统一放在总部保管”为推托。

  唐女士告诉记者,自己入职时刚大学毕业,既不是英语专业,也不具备教师资格证,却被之前的教育机构包装成南京师范大学毕业,有着五年以上教龄、英语专业八级的资深教师。

  “那时候,我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一的学生都教过。”唐女士说,她大学念的是动画专业,很多培训机构都会对老师进行“身份包装”,“真真假假只有我们行内人清楚。”

  孩子:十个有九个参加校外培训,不补课成异类

  上到四年级后,小明成了家里“最忙碌的人”。每天放学,他刚出学校门,就要被送进学校附近的晚托班,直到做完作业才能回家。周末也像赶场一样:上午9点半到11点学英语,下午1点到4点学画画,晚上6点还要去学打篮球。

  这样辗转奔波于不同校外培训班的学生绝不止小明一人。

  从幼儿园起,市民李女士在女儿妮妮的教育上就毫不吝啬。她不光给妮妮选择了一所民办的双语幼儿园,一口气报了英语、国画两个辅导班,还请了家教教钢琴。在她看来,孩子多学点东西总是有好处的。自那以后,妮妮的童年一直在各种课外培训班中度过,书法、英语、绘画、写字、钢琴、跆拳道、珠心算,什么都学过。“有时候,觉得孩子也挺累的,”李女士说,“但再想想,参加课外培训班总比把时间拿去玩手机、玩iPad好吧。”

  中国教育学会发布的《中国辅导教育行业及辅导机构教师现状调查报告》显示,2016年,上课外辅导的学生达1.37亿人次。另据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2017年的最新调查,全国基础教育阶段学生的课外补习总参与率为47.2%。课外补习已经成为中国中小学生学业负担的重要来源之一。

  上周,记者通过腾讯问卷对身边的家长就孩子参加校外培训班情况进行了一次问卷调查,一共回收了153份问卷。调查结果显示,有135人参加过校外教育培训,仅18人没有参加过,参加过的人数占到了88.2%。而在参加过培训的人群中,有46人从幼儿园就开始参加校外培训班了,占到了这类人群的三成以上。

  记者采访发现,如今补课门类丰富多样,几乎每门功课都有庞大的补课群体,有的孩子甚至连体育都要补。调查问卷结果显示,英语和数学占到了补课人数的大头,分别为55.6%和56.9%,接下来是音乐、美术和语文,分别为34%、28.1%和25.5%。

  家长:宁可自己省吃俭用,也要帮孩子多报几个班

  孩子们每年课外花费究竟有多少呢?记者做的调查问卷结果显示,每年花费1000元以下的家长仅占5.2%,近一半家长一年要为孩子花费5000元到2万元。其中,46名家长选择了花费1000-5000元,占受调查人数的30.1%,这个档次也是人数最多的。34名家长表示,每年的补课费在5000—10000元,占22.2%。花费在10000-20000元的家长占26.1%,有40人。花费在20000-30000元的家长占11.1%,有17人。让记者吃惊的是,有8名家长表示每年为孩子花的补课费超过了30000元,占5.2%。

  家长许建伟也参与了此次调查问卷。“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他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家孩子今年初三,再过几个月就要中考,处于关键时期。这个寒假给她报了数学、物理、英语、化学四门功课。”每门报10节课,每节课200元,因为是大班化教学,价格比较便宜,总共花了8000元。许建伟告诉记者,女儿从小学就开始上各类培训班,光补课这块费用,一年到头最起码要花3万元。“我们也不想她这么累,别人家孩子都在补课,我们家算报得少的了,毕竟对于我们这样的工薪家庭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据他透露,女儿班级里80%以上的学生在上补习班。

  “家里没个上学的,根本不知道现在补课有多贵!”“听说补课花了这么多钱,别人都不相信、不理解。”不少家长谈到补课费就开始激动。记者走访发现,湖塘乐购、新城上街、湖塘吾悦等商圈附近的培训机构较为集中,价格大相径庭。拿一对一来说,价格低的200多元一节课,价格高的则需要700元一节。

  据武进城乡一体化住户调查资料显示,2017年武进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52320元。也就是说,一些孩子仅补课费就相当于本地一个成人年收入的一半以上。

  补课花费高,全家跟着受累,为何还要拼命补呢?“身边的孩子都在补,我的孩子不补,成绩就会落后。”一位家长说出了大家的心声。不可否认,校外培训班不仅给孩子带来沉重的课业负担,也给家长带来时间、精力和经济上的沉重负担。

  史上最严整治,校外培训机构将套上“紧箍咒”

  近日,教育部办公厅、民政部办公厅、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办公厅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决定联合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校外培训机构不得“超纲教学”、“强化应试”,严禁其组织竞赛。中小学教师课上不讲课后到培训机构讲,诱导或逼迫学生参加校外培训等行为,一经查实,可取消教师资格。

  关于校外培训机构治理,教育部联合相关部委已经下发了通知,江苏省教育厅已经在拟定方案。据悉,我省将要关停一批条件不具备、安全环境存在巨大隐患的校外培训机构。同时,将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办学,为培训条件具备的机构补办准入证,条件不具备的要终止教学活动。

  据统计,截至2017年底,我区仅有43家民办教育机构通过教育局审批和管理、具有办学许可证。区教育局职业教育与社会教育科科长朱溪源告诉记者,目前,我区的大部分教育机构只有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营业执照,没有办学许可证,一些小型机构甚至无证无照,超范围经营,根本没有招生资格。有些培训机构没有法定的办学许可证,办学秩序混乱,存在消防、饮食卫生、人身意外伤害等安全隐患。朱溪源向记者透露,校外培训机构一直是多头审批,按照“谁审批,谁管理”的原则,很多机构由于职能交叉出现了监管的“真空”。他建议要建立多部门联合监管机制。

  在3月2日召开的区教育系统党建工作暨作风建设会议上,区教育局明确表示,要严查老师到培训机构有偿补课,一经查实,有一起处理一起,绝不姑息。

  校外培训班已经成为基础教育阶段的全民教育。针对这一现象,常州幼儿师范学校心理学教授徐放最想劝的还是家长。“如今的家长们都太不甘平凡,太望子成龙,不想让自己的孩子落后一步。”徐放认为,这种焦虑和急功近利的思想,助推了校外补习的热潮。她建议家长对自己孩子的未来有比较平和客观的定位,去关注孩子自身的身心健康和身心发展需求,普通人也一样可以收获有价值的人生。

校外培训机构“野蛮生长”的背后

责编: jiangcaiting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商业服务 | 申请友情链接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