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武网专题 >> 正文
超长假期里的网课“江湖”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记者 俞兢 张莉 王宁 日期:2020-03-13  报料热线:86598222

  武进新闻网讯(记者 俞兢 张莉 王宁)突如其来的疫情给喧闹的城市按下“暂停键”,各地延期开学,培训机构也取消线下课程。一时间,“空中课堂”“云课堂”等成为学校“停课不停教”的应急之举。在经历一段时间的磨合期之后,不少学校的线上课堂逐渐步入正轨。

  第一次大规模地将课堂搬到了线上,师生们适应吗?体验感如何?家长又有什么想法?记者进行了调查。

  教师:见招拆招,在挑战中教学相长

  3月6日下午3点,在清英外国语学校,记者见到了正忙着准备直播的詹莉萍。今年46岁的詹莉萍是学校教师发展部主任,现在教一年级语文。对于网课,詹莉萍并不陌生。

  清英属于常武地区最早一批开设网课的学校,詹莉萍也是最早上网课的老师之一,她是沪江网CCTALK平台的“网红主播”,有自己的毛毛虫绘本课程,孩子们都爱喊她“毛毛虫老师”。当天,她给一年级学生上《大猩猩和小星星》的绘本课,声情并茂地讲述,中间还穿插着提问,互动性很强。詹莉萍觉得,直播最考验的是老师的临场应变,中间不可控因素很多,一旦“冷场”,就需要“自圆其说”。

  詹莉萍有时会在家里直播,事先就要跟家里人“约法三章”,禁止说话、看电视,把手机调成静音。为了创造轻松的环境,詹莉萍习惯把直播的地点放在卧室的飘窗上,电脑前的一盆鲜花、一个玩偶,都是她直播时的背景。

  而同一时间,在千里之外的陕西省咸阳市某农村的屋顶上,该校教师胥江也开始了直播课程。胥江寒假里回老家过年,机票买了又退好几次,至今还隔离在老家。好在有网络,不影响他给学生上课。但是老家没有WiFi,上课只能靠4G。“屋里信号不好,上屋顶实在是无奈之举。”胥江坐在屋顶的简易桌子前,对着摄像头给学生上课。从屋顶能望见几棵光秃秃的树,时不时还传来楼下拖拉机的声响,“有点狼狈,好在不用出镜,孩子们看不到。”

  学生:期待“弯道超车”,更盼着早点开学

  2月9日以来,每天早上7点半,读初一的俞心宸准时起床,早饭后开始半小时的晨读。大约9点,她便开启了一天的网课学习。

  俞心宸告诉记者,7点半起床,是因为老师明确要求打卡时间不能晚于7点半。“说实话,头两天要不是家长生拉硬拽,根本起不来,现在完全适应了。”俞心宸说,网课内容都是本校老师录制的教学视频,听起来还是蛮有亲切感的。老师在每节课后都会布置作业,并要求学生自批自改后上传到相关平台。“老师会对作业进行批改、提出意见,还会以小红花的形式给作业打分。”上周,俞心宸以89朵小红花名列全班之首。

  对于网课的学习效果,作为优等生的俞心宸坦言:“和在学校上课相比还是要弱一些,毕竟没有和老师的互动。而且在家上课完全靠自觉,约束力小,女生会比男生更有优势,毕竟女孩子更有耐心一些。”

  然而,不少家长的耐心已经快要被磨完了。采访中,家长普遍反映孩子上网课时“坐不住”,小动作几乎贯穿整个听课过程,时不时吃点东西更是常态,“现在想想老师太不容易了,天天和这些‘神兽’斗智斗勇。”

  对于父母的控诉,学生们也有话说。上高一的何一楠告诉记者,现在他每天盼着疫情结束,早点回到学校上课。何一楠和记者说了他自己总结的网课“十宗罪”:容易犯困,无法集中精神,时刻会暴露在父母的凝视下,有时网速还不稳定,画面卡顿,声音不清晰,手机屏幕又太小,常常看得眼花心累脖子僵,上一堂网课如同“渡一场劫”。

  同样是在上高一的陈彦泽则表示:“除了眼睛有点累以外,上网课的感受还是蛮好的,我觉得是‘弯道超车’的好时机。”陈彦泽说,网课随时能回放,实在不懂的就通过QQ问老师,而且能自主安排预复习时间。他认为,网课更适应学习主动性强的学生,“只要认真听讲、做好笔记,及时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效果绝对可以事半功倍。”

  家长:

  刷礼物“打赏”老师,装摄像头“监控”孩子

  “谢谢小黄同学的礼物,下面这道题由你来回答。”“大家都热情高涨啊,那我再多讲10分钟。”……

  连日来,记者登录多个网络平台发现,在看直播课的过程中,有部分家长会通过“打赏礼物”的方式,让老师多关注孩子。

  “我家孩子本来报名了寒假补习班,但由于疫情没能去上,培训机构就推出了网课,每小时收费120元。”家住湖塘的杜先生说,儿子今年上小学六年级,处于小升初的关键阶段。为此,寒假前他在某校外培训机构花了近万元,报了语数外三门课程,现在都转到了线上。

  杜先生向记者展示儿子看直播课的过程,记者看到,不断有家长或学生刷出1元、2元,甚至几十元的“赏金”。杜先生告诉记者,界面上有1.8元至88.8元的固定打赏金额,也可以自由打赏,给“赏金”的孩子会特别受到老师关注,课堂点名率也会增加。为了调动孩子的听课积极性,杜先生也给老师刷起了“小红包”。

  复工以来,不少家长都已经上班,孩子只能一个人在家或是送到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家,家长对孩子的监管能力下降了不少。家住高新区北区城中花苑小区的居民李女士就职于一家外贸公司,儿子是湖塘实验中学初二学生。复工后,李女士把儿子冬冬送到乡下的外公外婆家,经常接到二老的“告状”电话,“答应让他玩会儿手机,结果一玩就是几个小时,怎么说他也不听……”李女士一气之下,在父母家的客厅里安装了摄像头,用来“监督”儿子学习。冬冬确实老实了不少,但也因此与李女士产生了隔阂。“自从装了监控,儿子再也不肯主动打电话给我了,也不太愿意回家住。”李女士无奈地说,她希望孩子明白,无论用什么办法,家长的目的都是盼着孩子好好上课。

  记者感言

  开学时间不断推迟,网课第一次以如此重要的角色进入大众视野。大规模地把日常教学从线下搬到线上,这对于绝大多数学校来说还是“初体验”,所以不论是主管部门,还是学校、学生、家长,多多少少都还有些“水土不服”。在特殊时期如何更好地因地制宜、因材施教,仍然需要社会各界共同努力。

  战“疫”仍在继续,但树发芽、花已开,琅琅读书声很快就会重回美丽校园。

超长假期里的网课“江湖”

责编: 万一峰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