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园艺发烧友”,要为这座城建一个园艺村
——记者:徐梦超
理想的生活应该是怎样的?工作应该是个人生活的全部吗?下班后或业余时间,我们可以做些什么?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1.jpg

3.jpg

2.jpg

4.jpg

5.jpg

6.jpg

7.jpg

8.jpg

9.jpg

10.jpg

 

 理想的生活应该是怎样的?工作应该是个人生活的全部吗?下班后或业余时间,我们可以做些什么?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林徽因的诗句,恰是夏溪花木市场一群人的自我写照。他们中,有上过央视的庭院设计师,有来自“魔都”上海的园艺大咖,还有默默无闻的工匠,虽然是专业的园艺师出身却因为对园艺的热爱聚集于此,在他们的身下,一座以“园艺生活”为主题的小村落,正日见雏形。

如今,正逢金秋,这群“园艺发烧友”又在忙些什么呢?本期园艺,就让我们一起探秘这座充满诗意的“园艺村”。

东篱草堂:

秋日里的东篱草堂有别于春夏的四季花开、繁花似锦,也没有冬日的萧条冷峻,在秋意的晕染下,古风味十足的东篱草堂更显韵味,蜿蜒的石板曲径通幽,没了花花草草的点缀,两旁的坡地搭配上青绿色的苔藓反而愈加浑然天成,园中一方池塘,锦鲤嬉戏游动,花、石、草、盆景、园林小品错落有致。

这个在金秋时节仿佛有季节加持的院落,在外人来看近乎完美,但对于草堂主人老印来说,东篱草堂的最大特点就是:折腾。这不,刚把从市场周围野地里挖来的苔藓铺满院中的小坡,满手带泥的老印转身便开起了叉车,说是要将草堂的围墙拆了去,换成清一色的石板围墙。

拾芳园:

拾芳园的主人张文星却与老印的“粗犷”恰恰相反。

褪去夏日的炎热后,此时的张文星正仔细为院中刚移栽的桂花树做布景,在桂花树下种植一些喜阴的绣球、玉簪、蕨类、吴风草等,铺上青苔。不知是老印家的还是隔壁河马花园的小花猫正端坐在张文星脚边,透过拾芳园门口虚掩着的木门,一幅人、动物与植物和谐相处的画面让这个秋日格外温暖。 

而拾芳园内另一边的花馆,如今也已布置妥当。在这间一半是玻璃屋顶,另一半用木结构遮挡的花馆内,几十盆数米长的绿植盆栽鲜花悬挂其中如同绿色的瀑布, 张文星告诉记者,等到冬日,个花馆内依然会绿意盎然,成为大家喝茶、活动的主区域。

半园:

“一花一叶一菩提,半山半水半田园。”是园艺村村长顾永平和合作伙伴朱文俊建造半园的初衷,对于这座一半由主人建造,一半靠路人创造美好意境的院子,改造,已经变成了最为日常不过的一项工作。

此时的半园内,一条青石板铺成的水中步道已基本完成,站在这条紧挨着院中瀑布的步道上,占地半亩的半园全景尽收眼底,而为了更好的营造秋天的氛围,主人特意保留了池塘一角的枯荷,在落日余晖的掩映下,数十条锦鲤穿行其间,与池中枯荷倒影描绘出一幅生动的秋意图,一股浓浓的秋日包裹感呼之欲出,给路人留下无限的遐想……

河马花园:

“草坪区要全部重新翻新,花园里的树要重新修剪,还要购置一些重瓣荷兰菊,还有前段时间风靡的乱子粉黛花也要种一些。” 而作为一个超级“花痴”,“园艺大咖”玛格丽特·颜的河马花园当然不能放过金秋这个疯狂播种的季节。

区别于其他三座院落,玛格丽特·颜的河马花园可以说是“路子最野”的一座,没有明确的风格,没有流派的传承,整座花园就围绕一个字做搭配;“美”。

和所有爱美的少女钟情于小物件一样,作为“花也”杂志的主编,玛格丽特·颜的河马花园中,随处可见各种零零碎碎的小物件,挂在桂树上的小丑面具、爬满多肉的火山岩矮墙,就连地上破碎的陶罐里,也生长着橘色的波斯菊,这些捡来的、淘来的、买来的小物件,仿佛就长在这座花园里,成了花园的一部分。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金牌服务 | 申请友情链接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Copyright (C) 2007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常州市武进新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