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就业之惑
——记者:俞兢
眼下正值求职季,从校园到职场,从网上到网下,许多女性怀揣梦想走进招聘会,渴望自身的价值得到认可。但与男性相比,女性求职难上加难。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求职过程中,公然的性别歧视非常少见,但一些隐形门槛还是让众多女性求职者倍感无奈。

  眼下正值求职季,从校园到职场,从网上到网下,许多女性怀揣梦想走进招聘会,渴望自身的价值得到认可。但与男性相比,女性求职难上加难。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求职过程中,公然的性别歧视非常少见,但一些隐形门槛还是让众多女性求职者倍感无奈。

  

21.jpg

  “二孩”政策放开,职业女性“生”还是“升”?

  “大家的能力都差不多,你说打算生孩子,就等于跟面试官说拜拜。”正值春季招聘进行中,想回武进发展的李丽面试了几家民营企业,当得知她已婚,面试官都问了同样的问题:“近期打算要孩子吗?”

  “我以为生完孩子找工作会相对容易,没想到现在‘二孩’政策放开了,面试时还是经常被问生二胎吗?”想重返职场的周芊芊向记者抱怨道。

  近日,记者走访多场招聘会发现,“你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是否打算要二胎?”几乎是女性求职面试的“必答题”。在“全面二孩”的大背景下,一些企业将已婚未育女性列入“黑名单”,成为尽量避免招录的“高危人群”;而曾经一度成为职场“香饽饽”的已婚已育女性,随着“全面二孩”政策放开,跳槽、晋升也都遭遇不同程度的阻力。尤其在学校、医院等女性偏多的单位,为了保证工作的正常运转,作出了“排队生育”的安排。

  对于女性求职者“生不生二孩”的困扰,不少企业招聘主管纷纷表示,企业也有自己的难处。“‘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部分女性面临两次产假、哺乳假等问题,企业必须考虑用人成本问题,尤其是一些刚刚起步的小微企业。”我区一家企业负责人事工作的周女士说。

  今年30岁的赵女士曾经在一家民营企业担任会计,为了生老二,回家当起了全职妈妈。“我刚怀老二时,公司的人事经理就来找我谈话,话里话外让我觉得生二孩好像占了公司很大便宜,我一气之下就主动辞职了。”

  有专家表示,对女性求职者来说,无论是选择在职场打拼,还是生育二孩,都是在为社会、家庭做贡献。因此,到底选择是“生”还是“升”,要结合个人实际情况而定,做出决定后也要适当调整心态和职业规划。

  高强度工作多数“男士优先”,对女性是歧视还是保护?

  “从这几个月找工作的情况看,男性的成功率明显高于女性。”3月4日,记者在区人力资源市场见到小方时,她正拿着简历穿梭在各个招聘台之间。小方念的是电气自动化专业,今年已经大四了。她告诉记者,不少专业对口的工作都要求员工长期出差,招聘单位因此更青睐男生。

  据常州信息职业技术学院的一位老师透露,理工科的女生在求职中的确处于弱势。就他所带的上一届光伏专业毕业生为例,一个班级30多人,仅有1名女生,这名女生后来也没有从事专业对口的工作。据他分析,一方面是因为这些专业在入学时男女比例已经拉开,市场上对口岗位招的男性自然比女性多;另一方面,由于男女生理上的差别,一些相对辛苦、需要更多体力的工作倾向于招男性。

  记者走访多场招聘会发现,虽然大部分企业招聘都不限男女,但也有部分企业的个别岗位明确表明只招男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企业招聘专员告诉记者,他们公司的营销经理不招女性,主要是因为会经常出差,不少女性恋家,很难长期做下去。另一家物流企业的招聘专员也表示,因为业务员跟车提送货物,不仅出力还要加班,女性可能会因为身体原因而吃不消。

  道路与桥梁建筑专业毕业的韦女士已在公路管理部门工作多年,谈起自己的工作,她表示:“女性干这一行非常辛苦,除了要克服体力,还有生理期和孕产期的不便,单位招聘的时候,同等条件下可能会优先考虑男性。女性入职前也得想清楚,干这行必须把自己当男人。”

  区人力资源市场招聘部部长唐辉认为,这种情况只是社会分工不同,谈不上性别歧视。“随着第三产业和新兴行业的发展,不少对耐心、细致有要求的岗位更青睐女性,有些单位在招聘特定岗位时也会倾向于招女性,比如电子商务客服等。”

  

22.jpg

  女性年纪大了家庭事务增多,

  是惯性思维还是事实如此?

  “网络客服人员年龄20岁至25岁”、“一线操作工18岁至35岁”、“销售客服主管24岁至30岁”、“电话销售30岁以下”……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很多用人单位在招人时会优先考虑女性,但却对年龄进行了限制。

  “我们只招聘30岁以下的女性,女人30岁之后,家庭琐事太多,无法全身心投入工作。”一家知识产权代理公司的人事专员在招聘时如是说。

  今年38岁的王女士在找工作时就遇到年龄的门槛。“我之前在家带孩子,现在孩子上学了,我想继续从事老本行‘化妆品导购员’,但不少公司的年龄限制都在35岁以下。”王女士逛了几次招聘会,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招聘岗位男女不限,我们甚至更倾向女性,因为做网络客服,女性相对来说更有亲和力,但是我们只要30岁以内的女性。”一家网络科技公司的招聘专员谢先生表示,“30岁以下的女性学习能力较强,且有更多时间、精力投入在工作上。如果招聘的多是三四十岁女性的话,一方面接受能力不行,另一方面家里的事情多有牵制。”

  事实真的如此吗?市民朱玲认为,随着社会男女平等理念的普及,男女共同分担家务的理念得到更多认同,自古以来被认为天经地义的“男主外女主内”正在被打破。

  当然,也有部分女性求职者认为,自己的确要处理更多的家庭事务。“以前单身的时候,公司让我出差,我都没意见。但现在我结婚生孩子后,如果公司再让我像以前一样在外奔波,我就没办法照顾家了。”市民赵女士告诉记者,自己的老公在外地工作,如果两人都忙得不着家,家庭矛盾肯定会多起来。

  女性就业“隐性歧视”抬头,

  保障公平需多方发力

  我国《劳动法》、《就业促进法》、《妇女权益保障法》、《女职工劳动保护规定》等法律法规均规定,女性就业不能因性别等情况而受到歧视。

  但记者从区劳动监察部门了解到,我区目前虽然还没有收到与就业过程中性别歧视有关的投诉,但不排除存在隐性歧视现象的可能。一方面,个别用人单位采取挑剔其他问题的方式刻意规避维护女性员工权益的相关政策,性别歧视更为隐性;另一方面,一些女性员工迫于就业压力或维权意识不强,投诉意识较差。而女性求职过程中所受到的歧视由于较为隐蔽和难以界定,也加大了执法监察的难度。

  女性是否就业,对每个家庭的生活乃至对社会的发展都影响深远。“如果女性宅在家里,与社会脱节,与家庭其他成员的共同话题会逐渐减少,削弱她的家庭谈判能力和掌控家庭事务决策权威,对子女的心理情感发育以及未来的择偶、择业观念都有影响。”区妇联副主席刘寅妹说,女性应当自强自立,用工作业绩、敬业精神体现自身的职场价值,“女性如果能够胜任本职工作,甚至比男性更加出色,用人单位有什么必要来歧视你?”

  在采访中,也有不少企业负责人表示,只要女性在工作中的表现让人满意,并不在乎她在生育期间耽误的工作。“现在大多数单位都为职工缴纳了生育保险,因此,女职工生育期间可以享受生育津贴。另外,现在多数企业都是低工资加高绩效,女性在生育期间只领取保底工资,所以企业在女职工生育方面承担的经济负担并不算大。”刘寅妹说。

  有法律界人士指出,要解决女性就业歧视还需要多方努力。尤其是“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之后,政府应该帮助企业分担因职工生育造成的经济损失。对于女职工达到一定比例的用人单位,可给予政策支持,例如在政府采购中给予加分或在税收上进行减免,鼓励更多的用人单位维护就业公平。同时,要对女性就业的公开性歧视加强监管。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金牌服务 | 申请友情链接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Copyright (C) 2007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常州市武进新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