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武进 >> 正文
愿做那磷火,照亮这春天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谢书韵 金迪 日期:2021-04-07  报料热线:86598222

  人物档案:恽代英(1895—1931),江苏武进人。中国共产党早期重要领导人之一,中国早期青年运动著名领袖,无产阶级革命家、理论家和宣传家。

  人间四月,紫荆花开。在英雄的故乡孟河镇,小讲解员、初中生汤雅雯最近十分忙碌。除了上课、学习,她与15位“同事”分成两班,几乎每天都要接待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参观者。由于市区的恽代英纪念馆正在修缮,这处深藏在城北江畔校园里的事迹陈列馆,成为近段时间人们瞻仰英灵、感怀历史的去处。

  在小讲解员们动情的讲述中,了解革命先辈恽代英短暂而光辉的一生。他投身五四运动,创办主编《中国青年》,在那个晦暗时代里为整整一代青年送去火种。他翻译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部分章节、考茨基《阶级争斗》,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燃起薪火。他还推动群众运动蓬勃发展,参与领导南昌起义、广州起义,在党的建设、武装斗争、工人运动、农民运动、青年运动、妇女运动、统一战线等方面都点亮鲜明的思想,做出巨大的贡献,也将带血的足迹深深镌刻在探求真理、探求中国革命的光明之路上。

  恽代英曾说过:“我身上的磷,仅能做四盒洋火。我愿我的磷发出更多的热和光,我希望他燃烧起来,烧掉过老的中国,诞生一个新中国!”穿越百年时光,仲春的校园里,盛放的紫荆花恰如跳动的紫色火焰。幸福生活中,信念仍坚定。这也正是英雄以身燃起磷火时,最希冀照亮的景象。

  他是红色思想播火者

  在36公里以外的北环新村,紫荆花亦开得绚烂。年逾八旬的学者恽仲坤正在其简朴寓所里伏案挥毫,为正在改造中的恽代英纪念馆准备新版展板文案。曾长期担任常州三杰研究会恽代英学术研究会主任的他,可以说是常州地区研究恽代英第一人。

  “我从上世纪60年代就开始研究恽代英,也在先辈精神的感召下走过了自己的人生。”恽仲坤如是说。半个世纪以来,他参与筹建恽代英纪念馆、小河中学恽代英事迹陈列馆,主编55卷长达330万字《恽氏家谱》,还编写了图文并茂、资料详实的《恽代英》人物传记。

  恽仲坤介绍,常州恽氏有“南恽”“北恽”两支,俱是名人辈出、风流迢递。前者以南田画派创始人恽南田为代表,而祖籍江苏武进小河石桥湾恽家村(现新北区孟河镇)的恽代英,则属北恽一脉。其祖父恽元复壮年时迁居湖北武昌,任湖广总督张之洞高级幕僚。1895年8月12日,恽代英出生在湖北武汉这个诗礼仁宦之家。深受精通旧学的母亲陈葆云的影响,他勤学笃进,饱读诗书,在浩瀚书海中度过了童年和青少年时代。

  20世纪初的中国,列强环伺,国弱民孱。1915年,恽代英进中华大学文科攻读哲学。砥砺行为、敦进学业之余,他常与陈独秀通信联系,并在《新青年》《青年进步》《东方杂志》等刊物发表各类文章80余篇,宣传近代唯物主义,揭露封建军阀专制制度,猛烈抨击帝国主义侵略行径。1917年10月,恽代英与梁绍文、冼震、黄页生等创办了宗旨为“群策群力,自助助人”的互助社。这是武汉地区诞生的第一个进步团体,也是中国最早的进步社团之一。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恽代英连夜赶写《勿忘五月七日之事》,号召人民奋起抗争。那年冬天,他辞掉了中华大学中学部的工作,创办了以“利群助人,服务群众”为宗旨的利群书社,成为武汉地区传播新思想、新文化的重要阵地。隔年春,恽代英在《东方杂志》上发表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部分章节译文,并受《新青年》委托,翻译并出版《阶级争斗》,对毛泽东、周恩来、董必武等一批重要领导人产生深刻影响。

  两年后,在湖北黄冈,恽代英和林育南等24人成立新型波歇维式团体共存社。“这是一个共产主义小组性质的团体,标志着恽代英由一个激进的民主主义者正式转变成为一个战斗的马克思主义者。”恽仲坤说。1921年7月23日,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恽代英于同年入党。对党忠诚的烛光一经燃起,便永不熄灭。

  他是革命征途执炬者

  1923年,恽代英来到上海,和邓中夏一起筹办《中国青年》。同年10月,团中央机关刊物《中国青年》正式创刊。从创刊到1927年10月,共出版156期,恽代英撰文200多篇。他那热情奔放、鞭辟有力的文字,深为读者赞赏并广为传颂,在大革命时代引导了整整一代年轻人走上革命道路,抛洒热血,砥砺奋进。

  五卅运动期间,恽代英更是废寝忘食撰写文章,还发动革命青年一起支援上海民众的反帝爱国运动。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先生逝世,恽代英先后在上海大学作了3次讲演,主要介绍孙中山先生的生平事迹,宣传革命的三民主义和国共合作的意义。

  1927年1月,恽代英回到武汉,参与中央军校政治科的筹建工作。后中央军校政治科改为中央军校武汉分校,日常工作由恽代英主持。1927年3月10日至17日,恽代英参加了中国国民党二届三中全会,继续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

  作为中共五届、六届中央委员,恽代英参与领导了南昌起义和广州起义。1927年12月11日,中国第一个苏维埃政权——广州苏维埃政府诞生,恽代英担任广州苏维埃政府秘书长。虽然起义在反动派和帝国主义的联合进攻下失败了,但恽代英眼中的光芒仍在。他是这样鼓舞周围同志的:“世界上没有一帆风顺的革命,挫折是不可避免的。要经得起挫折,只有不怕失败的人,才是能取得胜利的人!”

  他是幸福灯塔守望者

  1928年秋,恽代英奉命调至上海,先后任中共中央组织部秘书长、宣传部秘书长等职,主编中共中央机关刊物《红旗》。1930年5月6日,他在上海杨树浦老怡和纱厂执行任务时,不幸被捕。辗转上海、苏州、南京各地狱中,他一度隐藏身份,巧妙地与敌人周旋一年之久未被识破。

  在狱中,他依旧心系革命,情牵同志。妻子沈葆英前来探监时,他反复隐晦问及的“家里人”就是党内同志们。得知战友殉难,他含泪挥毫写下不朽名句《狱中诗》:“浪迹江湖忆旧游,故人生死各千秋,已摈忧患寻常事,留得豪情作楚囚。”

  与此同时,党组织在外积极组织营救。周恩来同志指示:“必须使用一切手段,不惜任何代价,把代英营救出来!”然而就在营救行动迎来曙光之际,党中央保卫部负责人顾顺章在武汉被捕,叛变投敌,恽代英的身份也随之暴露。面对蒋介石派来招降的陆军署军法司长王震南,恽代英严词拒绝,笑着说:“不外杀头枪毙,生和死我早已参透了。我随时准备为革命献出一切!”

  1931年4月29日,一个至暗的日子,乌云压城城欲摧。在南京国民党中央军人监狱,迎着刀锋,向着子弹,36岁的恽代英走上刑场。他神色坦然、昂首挺胸,沿途高唱《国际歌》。就如同他自小阅读《饮冰室文集》所崇拜的偶像谭嗣同一般,浑然不惧,向天长笑。他说:“同志们,坚强些!我们是为将来的人创造美满生活的战士,我们不要为自己的痛苦伤心!”

  枪声响起的那一刻,正是磷火燃起的时候。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总理几度追思恽代英,称他是“中国青年热爱的领袖”,应“永远成为中国青年的楷模”。在恽代英战斗过的地方,在他的来处与归处,一代代青少年也从未停止过追忆、播颂、传承代英精神的脚步。生活在幸福中的我们当铭记,烈士们是如何用血肉之躯燃起磷火的。这火焰熊熊,照亮整个中国,也照亮来之不易的春天。

愿做那磷火,照亮这春天

责编: 蒋彩婷

苏ICP备10099057号-3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融媒体中心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

邮箱
昵称
密码
确认密码
手机号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