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热点聚焦 >> 正文
抗美援朝老兵朱桂宝:“我很幸运,看到了祖国的强大”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蒋雯 日期:2020-10-24  报料热线:86598222

  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70年前,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同朝鲜人民和军队一道,历经两年零九个月舍生忘死的浴血奋战,赢得了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谱写出气壮山河的英雄赞歌!

  现年87岁的朱桂宝,是曾经上过抗美援朝战场的老兵。昨天,他向记者讲述了他在战场的故事,还原那段战火纷飞的浴血岁月。“比起牺牲的战友,我真的太幸运了。”眼前的老人身材瘦削,两鬓斑白,但身板硬朗,精神矍铄。

  第一个报名参军的“小鬼”

  1951年,朝鲜战争已经爆发。家住原武进县西夏墅镇的朱桂宝第一个在浦西乡参军动员会上报名,还动员好友们一起参军。“我还记得新兵集中的那天,乡长特地从20里外借来一匹马,走在欢送队伍的前头,我们新兵胸前佩戴大红花,坐在手推的独轮车上,村民们敲锣打鼓,一直送到西夏墅镇上。”全县新兵在湖塘集中,有2000多人,接兵的部队是六十八军二零二师。大家坐火车到达天津,朱桂宝因年龄小又识几个字,被分配到了警卫连,经过短暂的军事训练,就开始准备入朝。

  鸭绿江大桥是中国进入朝鲜的必经之路。敌人为达到阻止中国军队和物资进入朝鲜的目的,利用手中的制空权,不分白天黑夜,轮番对大桥和附近公路进行轰炸和扫射。只有在夕阳西下时,地面反射出来的强光让敌军看不清楚情况,朱桂宝和战友们才踏上了鸭绿江大桥,向祖国挥手告别。大家雄纠纠地高唱着《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快速从桥上通过。

  通往前方的路是艰难的,大家身上背着武器、子弹及被子、衣服等生活用品,还要带着米、面,林间小道高低不平,行走特别艰难。朱桂宝是连里最小的一个,从连长到老兵都叫他“小鬼”,他也是连里的“重点保护对象”。行军途中,他的枪不是连长、首长给背着,就是老同志帮着背;爬山的时候爬不动了,大家就用棍子拉着他往上走,有的还在后面推着他。新兵不适应走远路,脚上起了好多水泡,老兵还会选择隐蔽的地方烧热水给他们泡脚,“班长把我的脚擦干后,还一个个将泡挑破,把脓放干,他们就像我的兄长一样亲。”

  活着,就是最幸运的事

  1951年8月,朝鲜发生了特大洪水,90%以上的桥梁被冲垮。敌人趁我军被洪水围困之际,开展了“绞杀战”,每天出动上百架飞机,对铁路、公路等交通设施进行狂轰滥炸。朱桂宝所在的二零二师被围困在一个山沟里,粮食已经吃完,只好用喂马的黑豆来充饥。黑豆也吃完了,他们就下地挖野菜、上山采蘑菇。很多战士患上夜盲症,每到晚上就看不见东西,仍坚持摸索着执行任务。

  朱桂宝说,战争很残酷,作战很艰苦。战士们只能在荒郊野外卧着睡,或在战壕里、防空洞里横七竖八地打个盹儿。由于战事紧张,后勤任务十分重要,前线一名战士需要后方三个人日夜运送弹药和粮食。有一次,朱桂宝背着一袋面粉,突然遭到了敌人炮火的轰击。“只听到一声巨响,背上剧痛,心想着这次逃不过了。”幸运的是,弹片穿透面粉,没有伤到他的身体。

  朱桂宝一边讲述,一边脱下一只鞋子,露出伤病的腿脚。原来,一次任务中,山上忽然下起了大雪,他的腿和棉裤冻得僵在了一起,战友把朱桂宝抢救回去,是朝鲜老百姓把他的腿脚放在胸口焐暖了,这才避免了截肢,“中朝人民的关系是鲜血凝结的友谊,一点都不错。”朱桂宝感慨道。

  中国人民志愿军斗志昂扬,子弹打光了就用刺刀、石头和敌人拼。每一名战士都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从战场上下来第一句话就是“你也还活着!”活着,就是最幸运的事。

  战友们的血没有白流

  至今,朱桂宝对入朝作战的每个细节都记忆犹新。随着年龄增长,朱桂宝担心自己忘掉那些战友,干脆把他们的故事都写下来,记在本子上。“战争太残酷了,每次我掩埋牺牲战友时,只能用布包裹好他们的遗体,再在小木牌上写上他们的名字。”回忆起当年,朱桂宝格外沉痛。

  令他记忆深刻的是与他一起出征的老乡徐东明。在一次冲锋中,徐东明被敌人打中,肠子都掉出来了。“他把炸出来的肠子塞回肚子里继续冲锋……最后,我连他的尸首在哪里都不知道。”想起那些牺牲的同志,朱桂宝总想着有一日能再回朝鲜,看看他和战友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如今,朱桂宝在家乡安度晚年,他说:“相比在战场上牺牲的战友,我已经够幸运的了。”回首70年,老人有些哽咽,“国家强大了,战友们的血没有白流。我们永远不能忘了战争的惨烈,不能忘记牺牲的战友……”

抗美援朝老兵朱桂宝:“我很幸运,看到了祖国的强大”

责编: 蒋彩婷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融媒体中心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

邮箱
昵称
密码
确认密码
手机号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