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2017年12月2日-2017年12月9日停电预告 2017年11月30日-2017年12月7日停电预告 2017年11月29日-2017年12月6日停电预告 2017年11月28日-2017年12月5日停电预告 2017年11月24日-2017年12月4日停电预告
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常州新闻 >> 正文
@所有人:共享时代来临,你的权益如何维护?
来源:常州网 作者: 日期:2017-12-09 10:07:43  报料热线:86598222

  共享单车风波引起了一个话题——

  近期,共享单车押金退费难问题引起公众关注,首当其冲的酷骑单车和小蓝单车更是引起了公众和媒体的讨论。

  今年上半年,酷骑公司曾承诺,用户押金退还会在1至7个工作日内到账,但自今年8月中旬起,就有用户称,申请酷骑单车退押金已经超过承诺期限却一直未到账,拨打客服电话也无法接通。此外,还有用户反映,酷骑单车App押金没退却不再显示,余额也变成了零,用户数据被删。小蓝单车也从今年9月开始不断曝出押金逾期未退的情况。

  12月5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在京召开共享单车企业公开约谈会,就消费者普遍关心的押金和预付金存管等问题约谈相关企业。在约谈会上,虽然有企业代表也表态做好服务确保资金安全。但对很多正在办理押金退款的消费者来说,这些表态并非是“定心丸”。他们的押金能否退还,该怎样退还?共享时代,个体的权益如何维护?本期的法治大讲堂邀请江苏苏正律师事务所律师俞伯俊为读者来讲解这些法律问题。

  

QQ截图20171209101318.jpg

  江苏苏正律师事务所律师俞伯俊

  共享单车押金,所有权仍属于用户

  共享单车押金难退一事一经媒体报道,很多人就关心一个问题,这个押金到底是什么性质?它跟消费预付款有何不同?它的所有权属性是什么?

  对于如何界定共享单车押金的性质,江苏苏正律师事务所律师俞伯俊认为,不宜简单化地进行分析,因为这当中涉及到个体和整体、及经营者与使用者之间的关系和责任的问题。

  “如果仅从单人、单次的共享单车使用者与共享单车经营者之间的关系来说,双方之间实际形成的是一种租赁关系。”俞伯俊解释说,经营者作为出租人提供出租标的即共享单车。使用者作为承租人使用共享单车,按约定标准支付使用费即租金。

  但实际操作中,很多共享单车经营者收取押金、使用者支付押金,是将该笔费用作为一定时间内不定时地使用不特定的共享单车的保证金。

  正因为如此,当使用者使用完毕将共享单车交还后且不再租用共享单车时,就形成租赁标的物已返还,而支付的押金未收回。这时,矛盾就产生了。

  今年8月,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出台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明确要求企业“即租即押、即还即退”,对避免这类矛盾的产生就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以上只是从单个使用者与经营者之间的关系来分析的,但事实上每一个共享单车经营主体都不可能是以单个车辆与单个使用者之间发生租赁关系,而是投放数量非常庞大的共享单车,在一辆单车上可以收取多个租金。

  “此时,对单个使用者来说,押金仍然属于其承租车辆的一种保证,但对经营者来说,其收取的押金已经异化为具有融资性质的资金池了。”俞伯俊说。

  不过,无论怎么分析,俞伯俊认为押金的所有权属于支付该押金的使用者,这是没有任何争议的。这也是这些消费者要求返还押金的理由。

  如果侵吞押金,可能构成刑事犯罪

  据报道,酷骑单车App押金没退却不再显示,余额也变成了零,用户数据被删,用户申请酷骑单车退押金已经超过承诺期限却一直未到账,拨打客服电话也无法接通。这种行为怎能不令人气愤。酷骑和小蓝这两家公司如果侵吞用户押金,要承担怎样的法律责任呢?

  在俞伯俊律师看来,对于这两家公司的行为属于违约、欺诈还是诈骗,也需要具体分析。

  《合同法》规定的违约,是指合同当事人不履行合同义务或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行为,是以有效的合同关系存在为前提。

  而欺诈是指一方当事人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当事人作出错误意思表示的行为。因欺诈而订立的合同,当事人有权要求撤销。

  “根据上述规定,从民事行为的角度,需要判断的是,经营者是否存在故意告知虚假情况或隐瞒真实情况并导致使用者因欺诈而错误地作出意思表示。”俞伯俊说。

  从目前媒体报道的情况看,作为经营者来说,应当对自身的经营状况以及退还押金的能力有比较清楚的了解。尤其企业经营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出现押金退还困难也不大可能是突然发生的情形。企业在明知经营不正常的情况下,仍然不断地收取押金,对消费者来说,可以认定构成欺诈。

  当然,违约也好,欺诈也好,对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最终能否有效地得到救济,对于这两个特定经营者来说,显然都已经极为困难了。这就引出另一个法律问题,即其行为是否构成犯罪。

  如上所述,互联网大潮下催生的共享单车经济,很多的经营主体都是冲着这一经营模式所能形成的海量资金池而去的。鉴于资金池是通过庞大的个体化零为整而形成的,当经营主体从一开始就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并以这样的手段吸收众多消费者的押金,俞伯俊认为,这种行为可能涉嫌非法集资刑事犯罪。

  单个消费者维权困难可以集体诉讼

  一辆单车的押金一般在300元左右,对于单个消费者来说,为这区区300元,去打一场官司经济成本上划不来。

  共享单车押金退还纠纷中,由于涉及人数众多,单个消费者的维权难度是比较大的,去消协投诉是一个选项。但俞伯俊看来,去消协的协调缺乏强制力保障,因此而通过诉讼解决是正常途径。不过,诉讼也存在着标的小、人数多、成本高、周期长、实现预期不明等问题,维权效率不高。

  在面对这样的维权难度时,很多消费者会畏难而止。

  其实,这一心态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很多经营者采取此种小而散的方式聚集资金的动机所在,任何一个放弃维权努力的消费者支付的押金,都会成为他们免费的午餐。

  俞伯俊认为,面对现实存在的权益,消费者维权最为有效的做法就是抱团取暖,可以采取集体诉讼的方式,同时形成合力优势,通过舆论、社会、政府相关部门等多管齐下,以达到最佳的维权效果。

@所有人:共享时代来临,你的权益如何维护?

责编: jiangcaiting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商业服务 | 申请友情链接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